我父亲八十三了,但他还没有“长大”

我父亲八十三了,但他还没有“长大”

一、 对父亲来说,儿女都是陌生人

我从小就没得到过父亲的关心和呵护,他虽然一直在家里,但对我们几个孩子来说,是若有若无的存在。

母亲说父亲从来没有抱过我们,也没有哄过我们。因为这种长期的疏离和冷漠,导致我每次接近父亲的身体时,心底都会泛起一种排斥。明知这是一种不正常的心理,但无法克服。

我四五岁时,母亲带着哥哥姐姐们去邻村看电影,父亲和我留在家里。我的要求是他只能睡在炕头,不能靠近睡在炕梢的我。那时大家拿这件事当笑话。长大后想起,才意识到这是一种亲情的遗憾和悲哀。

童年时关于父亲记忆最深刻的事情还有两件。我六七岁时,父亲做阑尾手术,别人给他送来压缩饼干(那时物资匮乏,这样的东西平时基本见不到,孩子没有零食可吃),他一人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吃,而我巴巴地在旁边看着,他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十四岁时,因为阑尾手术在家里休息。休息到半个月时,父亲跟母亲吵,怪我不去地里拔草。而我清楚地记得,他做阑尾的时候在炕上躺了至少十天,说怕抻了刀口。

童年时,我家最大的灾难来自父母的矛盾冲突,整日吵得鸡飞狗跳,家无宁日。

那时不太了解他们吵架的原因,还怪过母亲强势。及至长大,才慢慢明白他们吵架的根源。

父亲自私,对家人漠不关心,只在乎他自己的感受,累了向母亲抱怨,病了要小病大养;性格懦弱,用母亲的话讲就是“掉一片树叶也怕砸着他的脑袋”,怕承担责任,在外面做一个老好人,不维护家人,在家里大事逃避,不肯做主,有功揽到他头上,有过推给母亲。

父亲这一生有两方面值得称道:一是在外面不得罪人,随和,乐于助人,二是比较勤劳。所以他在外人那里形象很高大,有很好的口碑。

但一个人的角色扮演,不仅仅是在社会上,更重要的是在家庭中。因为家人才是你生存的根基,是你幸福的源泉。一个家庭中父亲和丈夫的角色缺失,注定是一场灾难。

因为父亲的逃避责任,母亲不得不撑起一个家。母亲虽然爱我们,但生生被贫困和劳累逼出了一身戾气,心情烦躁时难免责骂我们。

懦弱自私的父亲和脾气暴躁的母亲,就是我们童年生活的全部。家,是没有温暖的。

我父亲八十三了,但他还没有“长大”

二、 缺失的父爱影响孩子一生的幸福

我们姐弟兄妹四人,都深受原生家庭的伤害。

除大姐外(大姐出生时母亲任大队的妇联主任,没有时间哄她。大姐有三四年的时间是在几个舅舅的背上度过的,所以她是受影响最小的一个),我们都有共同的性格特点:缺乏安全感,比较自卑,不敢捍卫自己的权利。武志红说:“性格是内在的关系模式,它在原生家庭中形成,是童年时你与重要的亲人关系的内化,之后展现在各种关系中。”因为这样的性格,在走上社会之后,我们活得都很累。

最大的伤害是情感方面的:大哥年过半百,至今还没有成家。我有过两次婚姻,均已失败告终。大姐二姐的生活也不幸福。

著名的心理学家苏珊·福沃德说:“父母的爱是最珍贵的礼物,若子女无法从父母处获得,则终其一生都将苦苦追求,然则哪怕鏖战一生,也常常以失败告终。”我觉得这段话恰恰是我前半生的写照。

总结原生家庭给我的感情生活带来的魔咒,不外乎以下两点

——

一是对婚姻没有期待。我两次结婚,出现问题时就想“大不了离婚,一个人过也好过在婚姻里受苦”,却从来不去想怎么解决婚姻中遇到的问题。

“原生家庭不幸的孩子想要获得幸福,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因为家庭幸福对他们来说来自于想象,而不是亲身经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次走进婚姻的想法,因为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把婚姻经营好的能力。

二是因为没有得到过父爱,我对亲密关系的期待是有一个人能像一个真正的父亲那样无条件地爱我。但是这些年的追寻一直都很失败,要么遇到的不是理想的对象,我不去将就。要么遇到理想的对象则患得患失,总觉得对方不够爱我。这是安全感在作祟。

有很多年我一直在怨恨原生家庭,特别是父亲。觉得他应该为我的苦难承担大部分的责任。但怨恨于事无补,我依然在孤单无助的痛苦中挣扎。

我父亲八十三了,但他还没有“长大”

三、 父亲也是受害者,没有人教他如何爱人

经历的困境多了,自然想寻求脱困的途径。渐渐看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和文章,对自己和原生家庭有了更深的认识。

苏珊·福沃德在《原生家庭》这本书中说:有毒的家庭体系就像高速公路上的连环追尾,其恶劣影响代代相传。这个体系并非你的父母所发明,而是从先辈那里继承的一整套逐渐累积而成的感受、规则、交流、观念。

换句话来说,你的父母也有父母。他们的行为对你造成了伤害,但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不过是在把他的原生家庭中习得的那一套用在了你的身上,除此之外,他们不会别的。

顺着这个思路,我追溯了父亲的原生家庭。

我父亲兄弟三人,姐妹三个,他排行第四。

心理学家阿德勒在他的《儿童人格教育》中说:“一个孩子对自己在某个环境中所处的位置有自己的无意识的理解。而这种理解往往和他们的发展状况具有一致性。同样,我们也都有所感触。一个家庭,长子、次子和幼子的人生道路、性格发展通常会有所不同,其实这与他们长期在家庭中所处的位置是有关联的,也可以说是相适应的。换言之,儿童的性格的发展是从其早期在家庭中的处境磨合锻造出来的。”

按照这个成长次序说,老大是家里最受重视的,因为他是第一个孩子。老幺是最受宠爱的,因为他最小。而排在中间的往往被忽略,得到的爱最少。父亲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了三个,应该不那么受重视,可能许多心理情感上的需求都被忽视。

更重要的一点,是父亲四岁时就失去了母亲。那时我的两个年长的姑姑已经嫁人。我爷爷为了家里有一个女人操持,给年仅十七岁的大爷娶了大他八岁的媳妇。

爷爷是一个老实人,沉默寡言,不参与家里的事儿。长媳进门就当家,不久就以绝对的强势掌控了这个家。

在我的记忆中,大娘是一个特别吝啬的人,对人非常苛刻。一个四岁的孩子失去了母亲的庇护,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中,处境可想而知。不久大娘又生了她自己的孩子。父亲变成了一个更加多余的存在。

物质与精神需求双重匮乏,他小心翼翼地在家里寻求一个生存的空间,争取一点可怜巴巴的资源,也许只有在同龄的伙伴中才能得到一点温暖。

因为别人自私对他,所以他也学会自私;因为不被人爱,所以没有学会如何爱人;因为怕被惩罚,所以学会逃避责任;因为没人亲近过他,所以他不知道如何跟家人亲近。

父亲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生活在闭塞的小村子里,他对家庭、对亲情那点可怜的认知都是在家庭中习得的,没有人给他树立好的榜样,所以他就长成了那副自私冷漠、胆小怕事的样子。

当年他不得不在伙伴中寻求温暖的时候,就注定了他长大后也向外去寻求安慰,而没有处理自己家里关系的想法。对他来说,友谊比亲情安全多了。

在爱的这一方面,他就像一个心智未开的孩子,没有得到长大的机会。

四、 父亲的年事见高,但心理上永远不会长大

母亲去世后,父亲在大姐二姐家生活。让大姐二姐苦不堪言的是,一丁点儿的不舒服都把他吓得不行,成天围着大姐二姐说“我不行了”,每天要说若干遍。他耍各种的小心机

其实,在父亲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缺爱的“内在小孩”,它蜷缩在他的潜意识里,孤单无助,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他的各种抱怨,他生病时小病大养,是因为他想得到关爱和重视;他逃避责任,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力量承担……

他一生都在追求在原生家庭中没有得到的东西,一生都在深深地恐惧,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一直都在索取爱——向他的妻子和儿女。他不知道一个父亲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他的一生可怜又孤单。

五、接受父母的样子,才能打破原生家庭的魔咒

原生家庭的确给每一个人都带来伤害,但它绝对不是没法打破的宿命,至多是一道束缚着你的锁链。

东野圭吾说:“谁都想生在好人家,可没法选择父母。发给你什么样的牌,你就只能尽力打好它。”

父母不可能给予你所有,但你,可以给自己想要的一切。过什么样的生活,你有选择的自由

理解父母为什么会这样对你,接受他们的样子,你才能放下怨恨,不再纠结那些伤害。

从原生家庭的魔咒中解脱出来,你才能做更好的自己,才能让命运的轮回在我们身上画上一个句号,而不会再延续到孩子身上。

「作者辛苦,赞赏支持」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