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实在不想一个人吃饭,没味道!“要做一个被别人需要的女人”,而此时我觉得全世界都不需要我了,这个“全世界”只有老公和儿子;为什么同样繁忙的工作,同样疲惫的一天,没有家庭的琐事,就如此的不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