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面对孤独你又有何作想

      面对孤独你又有何作想

——陪馒头吃早饭

        在这个处处藏着孤单的世界里你我仿佛都在流浪,从呆了十几年的家辗转到一个地方,再从这个地方浪迹到另一个家,可究竟哪里是家,几时不在流浪。谁会希望自己孑然一身四处游荡无依无靠,无人问津,身侧没有一个人嘘寒问暖。我想这样的人是有的,而且还不在少数,你问为何?因为自在,还是因为……习惯了,习惯自己一个人。

   你知道在几平米的房子里最孤独的角落是在哪吗?是那有着舒服贴心的棉被,是那有着清香干净的枕头,还有能容得下自己七尺小床。为何我会说这个地方是最孤独的,只因曾在数不清的夜晚里有人在此哭泣,也因在夜深人静的时分你我偷偷熬下那份苦涩的夜。

听过一句这么矫情的话:外头下雨了,我一个人躲在阴暗晦涩的房间里,整个人蜷缩在我的小床上像一颗受潮的糖,无人触碰,无人在意。可是这种孤身一人的时候,有的人却觉得是最舒服的享受,正如黄小琥的歌:“一杯红酒配电影,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窝在沙发里。”多少人向往呢。在日复一日的夜里,透过顶层的橱窗眺望远方,灯火在深夜里闪烁的风景,是这座城市给那些孤独症患者的一份安慰,有的人已经欣然接受,有的人却也不得不习惯了。

可怕,真的可怕,我们总是会在某一时刻猛然惊醒,原来故事里的那个人是自己: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习惯了’这三个字可以让人这般无奈,习惯了一个人,徐秉龙的《孤身》是最好的诠释,“我总是一个人从午夜到清晨,我总是一个人越来越难抽身。”低沉磁性的声音不知道唱出来多少人的心情,在万籁俱寂的时分看着天边渐渐朦胧,看着窗外雾气腾腾的包子铺,回过头,只能靠手里的酒精给自己一个安慰,反正也没人跟自己说早安,更没有温热的白粥,有的只有一间空荡荡的屋子还有一个无人在意的我。

 孤独习惯了就真的很难戒不掉了,下班回家先打开冰箱门给自己来一瓶冰镇的汽水,随手接上蓝牙听着舒服带劲的旋律,系上围裙给自己做一顿简单的晚饭,冲个澡晾好洗衣机里的衣服,然后窝在沙发上看会电影,简单舒适,没人打扰,像是走进自己的精神世界的安全屋,这里可以抵御所有危险,细想原来这种生活真的会让人上瘾,多少人正在苦苦追求着。

站在阳台点了一支香烟,晚风徐徐,想起了以前的自己,那时的自己从没想过后来的我手指也有了味道,也没想过路边烂醉的会有一个是自己,一晃多年,记起那些个曾经以为自己难以度过的坎如今再回首貌似也不值一提,不是不说,是无人可说,早已习惯了藏在心里,慢慢遗忘在脑海,最后像走过的路消失在身后,她可能还在,只不过我记不清了。

 以前的我,习惯了一个人出门,身侧两旁无朋友,坐在班车后面靠着车窗望着外面飞逝过的风景,有稻田的清新,有集市的纷杂,有城市钢筋混凝土的燥热,耳朵里听着别人的歌,眼睛里看着自己的风景。

 后来的我,尝试了一个人走在热闹喧嚣的大街,希望能融入那份氛围,结果依旧无疾而终,习惯了就习惯了,一个人还是一个人。

直到那天那个穿着蓝色卫衣白色裤子的女孩,伸出带着银手镯的白皙小手到我面前晃了晃,我抬起头看着那双好似会说话的眼睛,她的笑容像伸手不见的黑夜里的一点光明,很璀璨很耀眼……像溺水是的一个浮木,我挣扎着紧紧抱住她,我怕错过了我会继续在人海里流浪,可能会溺死在其中,无法自拔。所幸她伸出手臂轻轻环住我。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孤独是不是我们注定孤独,而是因为我们正背着一行囊的风景向着对方走去,万水千山,路途艰苦,要去向对方讲述那些如数家珍的美丽,其实不如你,也释然了以前那些数不清的辛酸与孤单。            

                           ——记己亥年柒月

「作者辛苦,赞赏支持」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2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好文支持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