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今天空了,把《庆余年》又撸了一遍,再次感叹编剧王倦的功力。这么大的一部剧,主角配角,有名有姓的几十个人物,个个都能拉出来说道说道。更又意思的是,这次把“坏人”做得比较立体,几乎每一个反派,你都能找到他身上闪光的一面。坏人不“坏”,有的还很可爱!

整部剧里的“反面人物”,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刻画的手法也各有不同!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第一类:亦好亦坏,人无完人

最典型的是太子一系派出来打头阵的郭宝坤。

郭宝坤出场的时候,嚣张跋扈,智商欠费,还有欺负老实人滕梓荆的嫌疑,所以一开始他被范闲揍成木乃伊,大家都觉得好爽!可是看到后面发现,郭宝坤并非一无是处。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郭宝坤父亲被抓,为了保全他,父亲当众跟他撇清了关系。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躲起来当缩头乌龟,而是为营救父亲不断努力。他为了救自己的父亲,愿意向范闲下跪求饶。为了“复仇”,放下贵公子的娇气,翻山越岭去追杀范闲。最后甚至“以身侍仇”,把自己卖给范闲做劳力,只求能救父亲一命。

所以,为什么后半程郭宝坤特别受欢迎,除了搞笑,还因为透过纨绔的人设,大家看到他的内在在发光。在他纨绔、不中用的皮囊下面,他还有一颗火热的孝心,一种不达目的设不罢休的精神,这些都是正面的,受观众喜欢的!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如果说郭宝坤的塑造属于“坏人洗白”,那朱格就正好相反,他属于“好人染黑”。

在检察院院长陈萍萍的老谋深算,精密布网中,检察院内鬼朱格终于被逮了 个正。面对老领导陈萍萍狩猎一般的目光,朱格却没有惭愧,也没有畏缩,相反倒是有一份终于可以说出心中所想的坦然。朱格虽然被李云睿利用,但是从他的角度看来,他所作的一切,完全都是出于对自己信仰的忠诚。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朱格一生为庆国,绝无半点私心。今日身死,有憾,无悔!”,临死之前,他能掷地有声地说出心中的话。

所以看到朱格身死那一节,想必观众的情绪,也和陈萍萍一样复杂。这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才,却因为信仰不同而不能留。他或许不够聪明,却足够忠诚!所以最后,陈萍萍对他,有敬重、有怜惜、却没有鄙夷!

他是一个反派角色,一个“坏人”,可却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第二类:做尽坏事,却很可怜

林婉儿的哥哥林珙,应该是前半程最遭人嫌弃的角色。“滕梓荆之死”是许多观众心中过不去的坎——这么嘴硬心软,仗义又顾家的滕梓荆怎么就“可爱死了呢”?于是一手策划了这场刺杀,并直接导致滕梓荆身死的林珙就成了大家最仇恨的人。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这个人,很刚愎!自己想当然觉得妹妹不喜欢范闲,就不管不顾,非要置范闲于死地。后面剧情虽然交代了他被长公主李云睿利用,但也可以看出,这个人狭隘、偏激的一面,权谋水平也很一般

但他却是一个好的哥哥!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妹妹婉儿由于是私生女,名不正言不顺,与父母都要避嫌。可是他却丝毫不顾忌外人的眼光,对这个体弱多病的妹妹呵护有加。只要是妹妹喜欢的东西,他总是努力讨来,哄她开心。在她的成长中,给了她真正的温暖和亲情!

在家里,他是林府未来的顶梁柱,所以,他也早早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林珙死后,林相邀范闲过府交底,拿出了林珙从小练习的书法。用现在的话说,这就是一个从小长大高压下的孩子。没什么童年,也没什么个人的选择权,他从小活着,就为了林府的将来,长大了就为了做一个当家人而存在。

林珙到死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他。当他面对五竹叔的时候,他求饶的方式是许以高官厚禄,这也正是他的可悲之处,因为他生存法则教会他的就是这些:他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并不了解五竹,也不了解世界。其实到这个时候,我们才看到堂堂的相府公子,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工具人”。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他毕生都以林府的未来,为己任。但讽刺的是,他死后不久,父亲另找了一个人替代了他,这个人还是杀他的真正凶手。自己用一生守护的,轻易就放弃了自己。自己以命相许的,原来不过是别人一场轻飘飘的游戏。唯一珍爱的妹妹,却无法与自己坦诚相对。

林珙是坏人吗?肯定是!

但剥开他凶残的外壳,他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之人罢了。

与林珙的“被动作恶”不同的是,长公主李云睿属于“主动作恶”。从来轮不到别人招惹她,她不招惹别人已经是幸事。从第一节完结的剧情看来,整个故事谋篇是庆帝,布局的是陈萍萍,可是一手搅弄风云的却是她。

用林相的话说,李云睿“就是个疯的”!她为了找到借口狙杀范闲,能把自己当作活诱饵,送到范闲手上。她并不爱林相,但是为了权势可以为他生一个女儿作为制衡。这个女儿是她为数不多的软肋之一,但是在她心里,依旧份量有限。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饰演李云睿的演员李小冉曾经总结说:李云睿就是神经病,她的任务就是恶毒!当时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她其实是拒演的,但是最后制作人答应了李小冉为她加两场诠释长公主为何变坏的戏份,因这份承诺才让李小冉答应出演。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长公主李云睿被赶出京都前,曾和女儿林婉儿有一场精彩的对手戏。这个因绝情冷漠而强悍的长公主,两面三刀的长公主,在女儿的面前终于说了一句实话——我为是什么要看到你的喜怒哀乐,我要你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有喜怒哀乐。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这根本不是什么仪态万方的长公主,这就是一头出外狩猎的母狼!

这句话透露了李云睿看似风光,实则凄厉的人生——她要的根本不是什么爱和生活,而只不过是生存。因为她置身权力的漩涡,知道太多真相,所以她明白——要么得偿所愿,要么满盘皆输,这就是权力的游戏——而作为一个资深玩家,对女儿冷淡,把女儿隔绝在阴谋诡计之外,其实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天伦之乐,骨肉亲情,谁人不想?可是把自己献祭给权力的李云睿,自知没有享受温情的资格。现在有句话叫做“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林婉儿的岁月静好、天真纯善,何尝不是用李云睿的“负重前行”换来的?

李云睿对权力的追逐和对哥哥庆帝的爱捆绑在一起,让她根本看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欲望。天皇贵胄,穿金带银,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长公主其实早已把自己卖身给权力,做了奴隶。很多网友看过李云睿以后说,习惯了她的狠毒和疯疯癫癫后,开始觉得她很可怜——她看似不肯放过全世界,但最后真正不肯放过的只有她自己。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第三类:恨不起来,充满个人魅力的坏人

来自国家话剧院的青年演员刘端端,通过《庆余年》中的二皇子一角着实火了一波。虽然第一季结尾爆出他才是目前最大的boss,可架不住大家喜欢他呀!

喜欢他带感的表情包: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二皇子的凝视!

喜欢他无厘头的“就是喜欢与民同乐,但又不喜欢人”,“身为皇子,不骄奢淫逸,岂不是不务正业?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甚至连他傲娇的翻白眼,都是我们喜欢的理由。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只能说观众缘这件事,玄而又玄。

同样是搞阴谋,老父亲庆帝就是步步惊心,惊心动魄款的,而二皇子就是风轻云淡但嫖你没商量那一卦的!

范闲初见二皇子的时候,二皇子趿着拖鞋、吃着葡萄,和范闲席地而坐,还聊了聊个人的感情问题。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虽然范闲不傻,知道这肯定不是个闲散王爷,但是他坦荡荡的态度倒是让范闲好感倍增。后面范闲虽然没有站队,但至少没有像太子那样跟他针锋相对。

在兄弟三人聚餐时,太子谨小慎微,二皇子大开大合,舒朗的模样得到庆帝的夸赞。虽然我们都知道,这同样是兄弟二人的保护色,可是从范闲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二皇子个人魅力更大一些

二皇子明显是个阴谋家,但却是个“创新型”阴谋家!他身上莫名自带隐士风骨,好像跑错进了庙堂,可他居然也如鱼得水,随时随地都给人很自在的感觉。他给人的感觉很真诚,也不大隐藏野心,所以反而容易获得人的信赖。但是当他最后开始捕鱼收网的时候,又是雷霆手段——三个盒子,一层一层给范闲施压,原来他早在 暗中就将猎物观察得仔仔细细,只等最后一击毙命。

旷达而深谋,闲散不羁又不择手段,这样有趣有梗有智商的反派,能有真正调动观众观看的兴趣,勾着观众一步一步去拆穿他的阴谋。

也只有这样的“坏人”,才会让人觉得可怕,才会让人反思。

好人让人感动,坏人触发思考

在一部影视剧里,“好人”和“坏人”的分工其实是不一样的——坏人触发情节,好人推动剧情。好人引起共鸣,获得喜爱,但坏人触发思考。

同样是权谋戏,已经封神的《琅琊榜》其实在剧情、制作等方面都非常优秀。在正面人物的刻画上,也有口皆碑,但是单论反面人物的刻画,我觉得《庆余年》要更胜一筹

琅琊榜的里坏人,不是蠢就是坏,虽然坏的级别各有不同,但就是坏。比如夏江,贪恋权势,比如梁帝,性情凉薄。在这些点的塑造上都非常成功。但是人物还是失之片面。坏人从头坏到尾, 专业干坏事,没有高光时刻。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主角使绊子,被主角打到。他们不够复杂,挖掘得还不够深,观众只能获得打到反派的快感,却无法触发大家的思考——这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庆余年》里的反派不一样。

《庆余年》里的反派会唤起观众的共情,触发一些思考。我自己是否会成为一叶障目的林珙,朱格?我们身边是否会有二皇子一样的朋友。如果遇到郭宝坤一样的巨变,我是否有他的担当和勇气?

全剧让我觉得最为神来之笔的一段是林珙死后,林相进宫向庆帝哭诉,要求庆帝向检察院施压追查凶手。结果陈萍萍顺应庆帝心意,君臣联手,演了一出好戏,嫁祸给四顾剑和北齐,借着林珙的被刺,挑起战争。

唯一明明白白知道真相的范闲,在三个老狐狸的对话中,听成了痴呆——没有人在意真相,每个人真正盘算的只有自己的利益和目的。

一个奇怪的现象:《庆余年》里坏人,为啥不招人恨?

帝王之心,看不到一人的生死,只看到满盘的棋子。

老奸巨猾的林相,打落牙齿和血吞,父亲的温情到底敌不过政治家的老辣!

送回林相,在街上行走的时候,摇晃不定的镜头,其实传达的是范闲对自己的的一种质疑——自己一心为朋友讨公道,本是正义之举。最后却是被有心人利用,挑起两国征战,牺牲无数百姓。明明向心爱的姑娘发誓不会骗她,可却为了圆谎,一个接一个编造谎言。

范闲不蠢吗?也蠢!

范闲不坏吗?也坏!

只是正面人物的蠢和坏,常常会被巧妙地掩盖起来,编剧会为他们的行为寻找合理的动机,让观众投射起来心安理得,觉得舒服。

这就是爽剧——但是爽完了呢?我们还能留下点什么吗?

这正是《庆余年》里,编剧力求做到的:坏人没那么“坏”,好人也不见得多么“好”!在一部爽剧中,勾兑编剧对于人性的解剖和理解,真是不容易,这里要给王倦点一个大大大大的赞!

另外,观众能去接受并喜爱这样的反派角色,也证明了,我们的观众正变得越来越成熟:当剧情引着观众走的时候,观众永远被牵引着喜怒哀乐;但是观众可以思考、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的人物的时候,这说明我们的审美、我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而这种改变会反推剧作者的创作。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

「作者辛苦,赞赏支持」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