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忆童年的美食

回忆童年的美食范文

看到儿子津津有味地吃奶糖,我也忍不住剥了一颗放在嘴里。谁知,这貌似精良的东西却怎么也嚼不出童年“大白兔”的味道。童年的“大白兔”奶糖那叫一个香甜啊,就连外面包裹的薄薄的一层懦米纸,舔起来都妙不可言。吃嘴里这块糖简直就是在嚼蜡,连“大白兔”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滋味都达不到。于是,怀念起童年的美食来。

5分钱的冰棍儿,1毛钱的烧饼,2毛钱的麻花,3毛钱能买一堆的炉果……每一样都是难得的人间美味,更不要说只有在过年时,偶尔才能吃到的点心和山楂罐头了。跟现在孩子吃东西挑肥拣瘦比起来,我小时侯始终如一的“上食”。苞米面蒸出的热气腾腾的发糕,我一气能吃两大块,如果里面加入了少许糖精的话,甚至可以翻倍。每天放学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急不可耐地奔向厨房,什么剩饭、剩菜一股脑儿地往肚子里灌。如果有凉的高粱米饭就更好了,舀一勺荤油,倒些许酱油在里面,搅拌均匀,狼吞虎咽地吃下去,那种滋味甚至可以深入到骨髓。带蓝色花边的粗磁“二大碗”,我能吃满满一碗,晚饭时丝毫不受影响。

我还常吃一种类似馒头形状的面食,叫“扛头”。那东西外壳是被烘烤出的硬梆梆的“糊嘎”,里面却很松软。一块一块的掰着吃,越嚼越甜,往往吃到两腮酸麻,还不忍罢休。

说起“扛头”,不由想起奶奶讲过的故事。一个穿红袄的女人每天傍晚都到村口的“扛头店”买“扛头”。而第二天一早,老板就会发现女人给的钱在钱匣子里变成了灰。老板很奇怪,事先准备好缝衣服的针和线,在女人转身离去时偷偷地将针线别在女人的衣服上。天亮后,老板顺着线去寻找,结果发现,线的一头深入坟墓,而坟墓中还隐隐传出孩子的哭声。老板急忙叫来村民,大家七手八脚扒开坟墓,打开棺材,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坐在棺材里,手里还捧着半个“杠头”。那穿红袄的女人就躺在孩子身边,针和线还别在她冷冰冰的衣服上。

“扛头”是我家乡的特产,所以,我相信这个故事绝对是父老乡亲的原创。那时,我是当鬼故事听的,以至于后来一看到“扛头”就会联想起穿红袄的女人,而穿红袄的女人也深深地影响了我对“扛头”的感情。我甚至因此一度连馒头都不吃了。现在,我把它归入到母爱的故事行列。

我第一次吃香蕉是在8岁那年。我记事很晚,对10岁以前的事基本没有什么印象,唯独对第一次吃香蕉的情景念念不忘。那时,家乡的小城根本没有这种奢侈品,父母是从省城买回来的。看着黄嫩嫩的一串东西,我口水流出好长,未待父母发话,便掰下一只,“吭哧”一大口咬下去。母亲急忙说:“慢点,慢点!香蕉是要扒皮的……”说着说着,母亲的泪流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母亲被省城的大医院确疹为癌症。

现在的东西就是没有以前好吃,这几乎是每个人都有的感慨。人们将原因归结为化肥、农药、偷工减料,甚至归结到物质的丰富。是啊,东西多了,也就没什么好东西了。这种归结,有一定道理,但我想还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因素——感情。童年的食物被我们注入了纯真的感情,这种感情随着岁月的流逝日久麋芳。有什么滋味能比得上童年纯真的感情呢?


下载“省购吧App”每天都是双11

每日狂送大额优惠券,各类购物津贴

惠不可挡,全场一折起

更多惊喜,等你发现,剁手党必备省钱技能

微信搜索关注“学美文网”公众号 

回复“省购吧”马上下载省钱,天天都有折上折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