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空梦长安

空梦长安叙事散文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漫行柳荫之中,想起了这几句词月光静静的,氤氲的思绪透过千年的历史回到了南宋……

小镇夜凉如水,天边月正弯。青石板上的女子,抱着古筝,望着明月,你在想些什么?目光深邃,不容我去猜忌。一曲古筝弹唱之后,落叶满地,只是乌鸦还栖息于树梢。“夜来沉醉卸装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醉,梦断不成归。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披着青衣,抱着古筝,青石板上再无歌声,只是你的影子还镌刻在时间的空气中,无法抹去。星是疏朗的,海棠的气息透不过夜色,只将片片花蕊飘零,地上的几丝空影,我的心境。

长安的钟声太晚,我来得太迟。近处阁楼,红色的灯笼高挂,我无法的高度。心是空切的,人影模糊。透过纱帐,是谁在剪竹弄影,对花烛红。我已悲切,无法嗅到你的气息,只是你的断肠碎绪不知怎的识路。我的心思骚动,夜色如此清晰。

细雨微微,怎堪折磨梧桐叶落,看的见的是雨,看不见懂的是心。小榭楼台,竹帘遮不住你的面容,几杯酒,情浓愁,散不进,散不尽,何处了。为谁堪折憔悴,惹得无尽醉。你的眼看着何方,你的心又在哪里飘荡。这酒太清,过冷,会烧断你的思慕脾胃,天边谁在撩绕,煞你的泪,乌云遮不住,你念的人又在哪里。“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水又断,潇潇微雨闻孤倌。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远远近近,情意彼时兴起,望着,我无法接进,如你心已碎,搁舍旧情换作清酒泪。仰慕不尽人意,越千年,我仍感悲啼。泪湿罗裙,泣染素衣,忘了脚不的绣鞋,此女子。

天色微晴,夕阳余晖里,拉长的身影,绵延的歉。女子桥头的笑颦颦,遮不住心中的泪痕甚。抚纤弱栏杆,凝远去流水。不觉我的存在,落莫是那样的孤寂。我只愿于远方桥上,看着你,便足矣。

流年的痕深,你的心静。太多的荷红柳绿都已成为过去,你却要在暮秋之际,催舟游塘,只是时间的心太细,满地的黄叶死寂,腐烂的、雕谢的,只有你还能想起过去,那些不能忘怀的美好。毕竟流年似水,徐徐清风,点点涟漪,清解素衣,又欲忆往昔,看不尽衰景连天,念不完的抹抹清伤。为何让心独徘徊,浮沉几世,前生的缘,今世的泪。只将滴酒强饮,耐何世间无常人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休,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记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的行囊,你的罗裳。终于无法靠进,于一叶扁舟,我的情,如落花流水,无意,更无法走进。桂花香飘,暖不透我的情,你的泪,纷飞,和枯叶一起。你注定不在我的国度,即使笛声已悠然入我的梦。

无果,离去。

醒来。眼前空留几行悲切,你的诗,我的眼,多少的羡妒。你于南宋,我立千年之后,荏冉时光也只能窥到你模糊的影,素衣绣鞋,黄花瓣面。我无法,亦不能去。读你,百遍不厌,恋你,千年永恒,李清照,你可知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