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写给父亲

今夜,雨敲窗,淋湿了我的思念,从天上到地下,从您那里到我这里。我知道这封信无法寄给您,但我还是要写给您,因为我知道,父女间是有感应的,无论生死,心,总是相通的。

  老爸是八年前的春天离开我的,那天夜里飘着雨。深夜哥打来电话说爸突发心梗在医院抢救,我跑下楼时腿软得象踩着棉花,赶到医院,爸却永远闭上了眼睛。父爱是山,那一刻,我失去了依靠,心,在那一瞬间痛得无以复加。老爸走得太匆忙,我抚摸着您还温热的脸,不敢相信您真的离我远去……当年深夜的电话铃声,让我落下了病根,直到现在,夜晚听到电话铃突然响起,心就会“突突”跳个不停,这种心痛至今无法愈合。

  每晚,我都盼着早点进入梦乡,想用一个梦,来见您。然而,八年了,您走进我梦里的次数并不多,记得非常清楚的也就那么几次。梦里,您总是笑盈盈地望着我,无论我说什么您都是听,从不回应。记得有一次,我急着喊:“您听见了吗?”惊醒时的孤寂让我泪湿枕边。真想躲在梦里不醒,让您在我的梦里多留一会,那怕一小会,让女儿多陪陪您熟悉的身影,多看看您慈爱的笑容。

  爸,离开了儿女孙儿,您一定会感到孤单吧?寂寞了您就回家看看,我知道,您一定牵挂着与您相濡以沫六十载的妈妈。您放心,妈妈一切都好。您走后,姐姐就把妈妈接到了她家,成了妈妈全天候的贴身保镖,对妈妈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到周末,孩子们还像以前一样回家,只是地方换到了姐家。妈在哪,哪就是家,只是家里少了您。

  现在每次回去看老妈,我还是常想您,尤其是见您最后一面的情景已镌刻在心。那是您走前的那个星期天,吃饭时您隔着姐给我夹菜,姐开玩笑地说:爸,就偏向你老姑娘。您就手颤颤地给姐也夹了菜。当我抬头看您时,发现您的眼里闪着泪花。我问您哪不舒服吗?您摇摇头,没有说话。当时我以为您是因病(爸有高血压、脑梗)引起的情绪波动,也没有多想。可当您离我而去后,我才读懂了您的目光。那里有您对儿女的不舍,更有您对最疼爱的老姑娘的牵挂!那竟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呀!

  爸,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场景,是您储存在我脑海中的记忆。小时候,哥姐常说爸偏向我。的确。那时,家里条件不好,爸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一大家子。早年,爸有胃病,妈总是把细粮留给您吃。家里孩子多,分不过来,可无论吃什么,爸总要分给我。小时候,我只知道水果中有苹果和梨,其它的好像很少见到。爸吃苹果时总要分给我一半,我就对爸说:“我吃皮吧,爸胃不好,吃了不消化。”直到现在,哥姐们还常拿我吃苹果皮的事开玩笑。

  爸心灵手巧。小时候,我的头发又多又厚,总是爸为我梳头。早上,妈要忙活一大家人的早饭,顾不上我。梳辫子是十足的细活,刚开始给我梳头时,爸手劲大,把我头发拽得很痛,我常叫喊着,后来,您就轻重有度了。起初,爸也梳不出什么花样,只会辫一个麻花辫或扎两个小刷子。有一次我和爸说:“我们班小芸的头梳得可好看呢!”爸说:“你让她来咱家玩,我学学”。那天,爸照着小芸的发型把我的辫子盘在头顶,还扎上头绫子,我美滋滋地跑出去到小朋友面前“显摆”。后来,我上初中了,流行起短发,爸拿着剪子给我的长发剪了,笑着说:“姑娘大了,以后就自己梳头吧”。

  爸的确偏爱我,但每一个孩子您都惦记。我记得有一年,建国前参加工作的都涨了工资,每月多了500多元护理费。第一个月拿到补发的.工资,您就张罗着要请孩子们到饭店吃饭。可那时四哥在外工作,您说要等老儿子回来。大年初二那天,子孙们二十多口聚到一起,您实现了愿望。那天您特别高兴,慈祥的目光洒满每个孩子的脸上……

  您的最后几年,腿有些疼,走不了太多的路,孩子们想带您出去旅游,您说走不动了,要带您去医院,您说:“没事,人老腿先老。”从此,再也没有带您出过远门,这也成了儿女们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为了不让这种遗憾发生在老妈身上,趁着老妈腿脚还好,孩子们常带她出去溜达。在您走的那年秋天,二哥、二嫂、姐带着妈去北京玩,妈很开心,只是时常想起您,出去玩的两个多月,妈说得最多一句话就是:“要是你爸活着多好,也能来这看看。”去年二哥、三哥又带老妈在北京、山东住了一段时间。老妈最爱去的地方还是内蒙的老家,这几年,我们几个开车带老妈去了好几次,那里除了有让妈想念的兄弟姐妹,还有您和妈的旧日时光。妈看到好风景总是说那句:“要是你爸活着多好!”

  老去的父母不知什么时候可能就不告而别,父母的幸福就是孩子们的常常陪伴。今年年初,老妈因脑梗住院了,同病房的阿姨羡慕老妈有福气,天天有孩子陪。有三个晚上轮到我值夜班,在照顾老妈起居吃饭时,望着老妈,我想您了。爸,如果能让女儿象照顾老妈一样在病床前伺候您,女儿心里也有个安慰啊!可您却不给女儿机会……

  这几年,常落入梦境的还有我七岁到十七岁住过的地方。前不久,我约了儿时的三个小伙伴去了那。那儿变化太大了,我都认不出了。小时候我觉得这里天高地阔,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农田,现在地里长出了高楼,早年咱家住的平房都拆了,只有您工作过的单位老房子仍然挺立在原地,还是当年的模样,旁边也盖了新楼。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那条小河也不见了,那可是我们小伙伴的乐园,放学后常去那捞鱼草、抓蝌蚪。看老房子的那天,风好大,刮得我睁不开眼。迎风站在那个印在我儿时记忆深处的窗下,往事被风划开痕迹,我想起了小时候您值班我中午送饭的情景,那时您看到我总是推开窗户冲着我地喊:“别跑,看摔着! ”音容犹在,人已不在,与老房子相视,清风无语,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要约上小伙伴来这里。

  思念如呼吸,自别离,未停息。漫漫黑夜,爸,只求您多给我托些梦吧,让我在梦里对您说:爸,女儿想您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