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不起青春》家庭篇第七章:老人 句号

后来叔叔托人卖掉了在东北居住时的房子,几万元的售价,原本可以先缴清一部分的罚款减轻这个家庭的负担和对家族成员后续更坏的影响,但他选择了做老板,选择了创业,选择了面子……

他将自己的店铺开在了L城里一个偏僻的,荒废了许久的商业区,直到许多年后的今天,那个地方仍旧算不得繁华。店铺里售卖的商品是一些头饰和梳子镜子玩具什么的。利润微薄,且客流量稀少,再加上二叔二婶的懒惰,生意可谓是异常的惨淡。

那年我马上要引来我初二的第一个期中考试,考试前一周的星期三下午第二节课上课前,某同学急忙忙的跑进班级里,拉着我就向平常没什么人用的应急楼梯口跑去,边跑边说:有人来抓你了!快走!我没有感到惊讶,因为我知道是谁,也知道为什么要来找我。回望走廊,传来阵阵嘈杂的声响,我知道,我的初中生涯要结束了。

我们跑到学校操场后面,翻过一堵每次都试图阻碍我们偷偷跑去上网的围墙,墙外,另一位兄弟早已经推着两辆自行车等在那里。看到我跳下墙后急忙招呼我上车,随后便奋力向远方驶去。在路上他告诉我,大概四五人开着面包车,一进校便打听我和其他几个学生所在的班级,现在正在向我所在的楼层走去,而三楼楼梯上早已有几个故意并排向下行走的兄弟试图减缓他们的征程。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们这些孩子会认识这几个人的话,我想这么告诉你:那年,是这个学校,这届初中生,毕业率最低的一年!

最终我们在一条大河边停下来,那时候这条河还没有通往对岸的桥,也还不是现在所谓的网红圣地,只有满地的黄沙和掉落的板栗,不远处有一位老人悠闲的钓着鱼。兄弟下车抱了抱我,说: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了,转身还没等我说话,便骑着“凤凰”向刚刚逃离的学校进军。我永远不会忘记这几个兄弟,但请恕我在此书里不便透露他们的姓名。

兄弟离开后,我一个人在河边转了很久,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产生轻生的念头,我坐在河边抽泣,钓鱼的老人,缓缓的在我身边坐下,他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是不是和同学打架了….我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不想说,于是他自顾自的讲起他们年轻时候的学生时代,和曾经全班男孩喜欢的女生…..那天下午他钓了好多鱼,那天下午他带我去他家喝鱼汤,路上还特地嘱咐我不要和他老伴说起那个女孩的事。

后来过去了很多年,我再次回到那个老爷爷的家,已经只剩下一片片废弃的砖瓦了,邻居告诉我老爷爷已经去世了,她的老伴被儿子接到了城里去住,已经好久没回来了。

从那之后,基本上每年我生日的那天晚上,我都会买点吃的,整只烤鸭,带两瓶啤酒,驱车到曾经钓鱼的那个河口,坐在那,静静的坐在那,听慈祥的风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按照往常的放学时间骑车回的家,直到写下这章节的前一天,我都没有告诉任何人今天发生的事,但自那天后,我再也没有去上学。

我的初中生涯,也就此落幕。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