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本文为原创,版权归作者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

这世界公平吗?

公平,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自由,可以去想去的地方,爱自己所爱的人。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可不公平也一直存在……

总有些人破坏规则,利用权势只手遮天,利用金钱逃避法律,可他们最终也都会接受审判。

权利的庇护

十年前,一句“我爸是李刚”在网络上火速传播。那也是我印象中,人们第一次把“特权”放到台面上说,以前大家只是私下里抱怨当地的官僚的腐败,利用职权欺压百姓,不敢声张,是怕遭到报复。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2010年10月16晚,在河北保定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肇事者是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儿子叫做李某铭。

当日,他送女友回宿舍,路上将两个女孩撞出数米远,撞倒人后他并未减速,后轮还从倒地女孩身上碾压过去。随后继续行驶送女友回宿舍,在返回的路上被围观学生和保安拦下,被逼停后,他下了车,不过他的态度让周围的人都震惊了。

他并没有常人的紧张与害怕,反而气焰嚣张的喊道:“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在场的人听到这段话都瞠目结舌。

当时,此事曝光在网络后迅速发酵,引起了网友的口诛笔伐,同时“坑爹”这个词诞生了。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此事并未让“坑爹”的孩子引以为戒。这些年,时不时就会有些嚣张跋扈的青少年,仗着自己的父母出来祸害社会,最后也都被曝光,只能家长带着孩子向大众低下头认错。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不过,因为“我爸是李刚”事件,让很多普通人找到了一条申诉的新路,那就是“网络”,迫于舆论的压力,但凡是被曝光在网络的事情,处理的效率都普遍提高了。

少数人的“特权”

今年1月份一位名为“露小宝LL”的用户通过微博发布一组照片,并配文:“赶着周一闭馆,躲开人流,去故宫撒欢儿。”此微博一发出立马引起网友热议。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2013年故宫开始实行禁车规定,院内只可以使用自行车和电瓶车,以应对一些突发或特殊情况。

法国总统奥朗德、印度总理辛格、美国总统特朗普,无一例外都是步行进入故宫的,唯独这个奔驰女开车进去了,是谁给她的特权?

然而,拥有“特权”的可不仅仅是她一个,无视法律、无视道德的大有人在。

虽然我们没法阻止这种行为,但我相信他们终究会接受审判。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阿加莎的推理小说《无人生还》,故事讲述了一位“审判者”的末日宣判。

《无人生还》

故事发生在士兵岛上,关于士兵岛的主人是谁,外界有各种猜测却无人知晓,只知道这是个神秘的有钱人,而报纸上最近也都刊登着对士兵岛主人的猜测。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刚刚退休的瓦格雷夫法官接到了一位女性朋友的信,邀请他去士兵岛做客,瓦格雷夫想自己也需要放个假,欣然的答应了这次旅行。

与此同时,家庭教师维拉克莱索恩接到一份暑期兼职的工作,她的工作是为欧文夫妇做秘书。虽然他们素未蒙面,但她想无论怎样,岛上的别墅为一位百万富翁所有是事实,总归不会有什么问题,并且做秘书可要比家庭教师好,所以维拉答应下来了。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同时还有菲利普隆巴德,他为了一百金币的报酬来到岛上。

埃米莉布伦特小姐也是被朋友邀请过去的,既是免费度假,她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麦克阿瑟将军来见他的战友。

阿姆斯特朗医生来为欧文夫人看病的。

安东尼马斯顿就是来享受旅行的。

布洛尔先生是个侦探。

罗杰斯夫妇是刚来的仆人。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他们来自不同的阶级,带着不同的目的来到了士兵岛。

大家舟车劳顿终于来到岛上的别墅,可是主人欧文夫妇要隔天才回来。

听到消息,大家有所抱怨,可一看别墅的环境很不错,况且只需要等一晚,所以便都接受了这个安排。

每位客人被仆人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维拉房间的房间,她看到了一首歌谣:

十个小士兵,出门打牙祭;不幸噎住喉,十个只剩九。

九个小士兵,秉烛到夜半;清早叫不答,九个只剩八。

八个小士兵,旅行去德文;流连不离去,八个只剩七。

七个小士兵,举斧砍柴火;失手砍掉头,七个只剩六。

六个小士兵,捅了马蜂窝;蜂来无处躲,六个只剩五。

五个小士兵,同去做律师;皇庭判了死,五个只剩四。

四个小士兵,结伴去海边;青鱼吞下腹,四个只剩三。

三个小士兵,动物园里耍;狗熊一巴掌,三个只剩俩。

两个小士兵,日头下面栖;毒日把命夺,两个只剩一。

一个小士兵,落单孤零零;悬梁了此生,一个也不剩。

审判伴着这首歌谣的出现拉开了序幕,一群逃避了法律的罪犯被聚集在了一起,可他们都浑然不知。

晚宴上,刚开始大家都局促不安,酒过三巡倒也慢慢熟络起来。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晚饭后,大家继续没聊完的话题,此刻大家相谈甚欢。

突然留声机被什么人打开了,声音中传来了在场每个人的罪行,欢快的谈笑戛然而止,气氛降至冰点,在场的人显然都被这一幕吓到了。

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踏上了一场危险旅程。

虽然知道播放的罪行属实,但他们依旧为自己的罪行辩解,甚至不承认。

从那一刻起,审判按照歌谣的顺序开始了。

被审判的人死掉了,而活着的人等待审判。

他们互相怀疑,却又不得不相信对方。

审判的最后只剩下两个人时,他们没有合作,而是其中一个把另一人杀害了。

最后,那个仅剩的人,也选择了自杀。

特权下的巨婴,最终扼杀了自己

没有一个人活着离开小岛,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