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兮归来,烛舞弄尊崇

忠诚在皇城?

《魂兮归来,烛舞弄尊崇》-诗歌赏析9

文/林长信

>

巧笑倩兮的威尔斯公主黛安娜王妃香销玉殒于一场命运追逐的飞车之中。那些不甘被归类为第二性的女性们尊她为现代公主之典范,环球百姓昵称以“”,所以不但英国全民哀恸,全球民众也数以万计的纷纷飞往英国,到王宫前及墓园中致哀。遥想才在不久之前的1981年,这位佳人与查尔斯王子的世纪之婚礼,才使上亿人守在电视机前着魔;今尔一夕之剎那,可叹美人停格绝尘,化身仙去,几成我环球的丧礼。在往来之贵胄豪富、名流巨子中的艾尔顿·琼(Elton John)不但作词悼之,更于哀威的执绋礼之前亲自演唱之。之人生途程的收束一如夜空中压轴的焰火聚爆,曲终奏乱,仍是璀璨眩目至极。

悼词草译如次:

>

《风中烛焰》Elton John 作词,1997年

1)

别了!英伦玫瑰

愿妳永生在我们的心田

妳已将恩慈自身

安置在碎裂的生命中。

妳向我们全国呼唤

妳向苦难中的人低语

现在妳置身天堂

由众星呼出妳的名。

2)

妳的今世依此看来

犹如风中烛焰

不因日落而暗阍

即或还又逢雨霪。

依然,妳的足音常踏于此

英格兰最绿的山野

妳的烛泪只先成烬在

妳不灭的传奇。

3)

怜爱是全民之失

失了妳的笑靥,日子已成空洞

我们得擎炬前行

为的是吾国的金童玉女。

#

即令我们忍禁

这事实仍催人泪落

讲不完那

妳所曾惠予我们的多年欢忻。

4)

再会!英伦玫瑰

愿妳永生在我们的心田

妳己将恩慈自身

安置在砕裂的生命中。

#

再会!英伦玫瑰

这来自亡了妳灵魂的殇国

我们永怀妳的慈柔恩予

多于妳所己知。//

>

似已成今之圣母玛丽亚生也公主,眼界超俗,雍容华贵,谈吐高雅。加上秀发短俏,皓齿碾然,彼伊人之帽辫首饰、衣履裙裾,无不精绝华贵,是各国一流服饰设计师的绝佳展体。且又洲际飞行去和贫童弱婴合影,全球媒体竞相刊登。是壁立千仞的名媛,群姝仰之。她的例常,都是任何少女所不敢做的梦。相对文艺时期画作里的圣母,直就是今之活化石也。

>

然而,1997年在出殡的那周,我在英伦行旅,问所遇的英国朋友,于哀伤之外,亦有仅止于婉惜而己的国民。这些大公民留存着大不列颠传统的保守观点,因着传统,所以今日的英国皇室不因民主化而被芟除。这“保守传统”

会教我们忍禁不住的为另一种“事实的失去”而落泪,眼见了另一种被碎裂的皇室玫瑰。“我们放任她失去了【忠诚Loyalty】,虽然她身处皇城 Royalty。”

皇室在天命上本就是众所向往,民之学习的对象,是凡夫俗子的终极憧憬。谁都从小到大深信–从此王子与公主幸福的低生活在处处有玫瑰花园的大城堡里。偏偏老天三千宠爱予之今生今世,不是童话,是媒体焦距中已可眼见的活生生的凡俗人性的生活。

娴熟身处名流社会必难保隐私的现实,更深知被人目注手指的必然。传媒对她婚后的报道庸俗得如一般:始是她的良人猎艳不贞,继之伉俪口角,伊人采长期分居,期在对抗中复生重圆之日;到后来,时日推移,夫妻俩已各行其是。虽身在婚约存续的情况之中,却一再外遇,屡在被不淑之男人出书述密后,她才泪洒电视媒体的采访座上,楚楚动人,金丝雀鸣叫般的后悔自己在爱情萌发之先无能力判识,二春错之,又错三春,婚外爱情的私密盟约碎裂,【忠诚】成了涂鸦的童画,她变成了将来仍是王母的单身贵族。然而,香闺里终夜转侧,泪盈何止一银汤匙?当与新交被媒体镜头追逐而丧命于隧道里的车祸时,她尚不能确知女人的幸福,是否就会出现在巴黎隧道尽头的闪烁街灯里?她此生之追寻抉择,在逝世后被大肆公开,传播于里弄市井,能不令全民错愕、令【忠诚】不再崇高于大英国协的皇冠之巅?

>

似乎,皇室王公反而得向平民百姓学习伴偶之道了。

之生,浪荡掉了忠诚;之逝,希望能还我忠诚。

是夜,我在伯明翰酒吧小憩,向邻座陌生的英伦乡民举杯,他回礼擎杯时便冲口而出:“致敬女王殿下”,随即煞口,两眼呆视那淡生啤杯里不停涌腾的金色泡沫。//

*中芯国际集成电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刊物– 2003/创芯月刊*6月号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