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余生

虎口余生

文/林长信(德本林) 1995-12-8

—字彚够丰足吗?<语言的人生/之三>

人的思想藉由语言或文字表达出来;但把语言或文字积多积久后,这些语汇(hui4)/字汇/词群也反而成了该人思想的基础,尤其是在学一种新语文的学生特别容易感受到这一点。教师要学生用新学的语文口述一段西游记时,学生空有思想,却因新语言的字汇不足,讲不出孙悟空、猪八戒的趣事及隐喩,常虎头蛇尾的下台去了。

字汇之不足,有时是会伤及人命的。一个到北极的旅人,他对雪的字汇不够,一旦在冰原上迷路,就会很轻易的丧命了。而当地的土著爱斯基摩人,七八岁的小孩,对雪便已有三四十个字语称呼之。这积数千年数百十代造就出来的口语/语汇/字汇=专业术语=专业知识,助成他们每天身处在冰天雪地中仍得以绵延下来。雨云雰雱有何不同?雹雺霏霜要如何面对?雾霰露霁合宜出猎或搭冰屋吗?这一切切的生计都在对身边的各种雪有没有最基本的认识/深刻的认识/足够的亲身经历。雪的字汇够吗?要一家人在雪地长年活下去就要先问问。

相同的,一名平剧、歌剧演员,不能不熟知曲谱唱腔、台步身段、道具配备、各式角色间之相关术语,否则如何谋生。各行各业都有其积久才形成的专业术语。士农工商兵、三百六十行,各有各的行话。在业内的人若没有行话就别想在这行混到一口饭吃。实际得很,不是说现实、功利什么的。

一般中文字典中[鱼]部首的字大约有一百一十个单字左右。五星级饭店、日本生鲜料理店的大厨总归常要使用到五十字以上。当然美人鱼不是鱼;鱼可敲不可吃;妙龄黄鱼会搭便车;鳄鱼、鲸鱼不是鱼类,但一样可以做成菜色。墨鱼(鮿)、八爪鱼(鱆)样子丑,咬起来却还算温柔。鳞、鳔、鳍、鳃是器官,鳔鳍却也可口,有人专嗜。石决明(鳆)俗称鲍鱼,若还生鲜,只卖时价。泥鳅、黄鳝切工要讲究,下锅得猛爆,上桌淋热油,千万马虎不得。鳖裙(团鱼、甲鱼)好吃,样子更要弄得好看,盛上盘里要带上团圆的喜气。蟹、虾一定要新鲜,鲮是穿山甲,为保护动物,有人出高价也不作。娃娃鱼(鲵鱼)是两栖类,濒临绝种,千万别捕捉。鲪是像鱼的虫子;银鱼就是书蠹,也咬衣服,又叫衣鱼。鲒是蚌类,吃时没有鲠到鱼骨的烦恼。鲞、鲊、腌鲍虽然味咸,弄菜仍要讲求新鲜,并得切的大小合宜,且形体端正,否则那人(不是鱼)仲尼先生不肯鲁莽下箸。

当然熟识术语可以教人当行出色。而技术性的术语只是用在对待物质的,此外,还有敬业态度、人际关系、行为艺术之类的精神性的词汇呢!这些话语不也常常在工作之中,饭后闲余一用再用,不是吗?若能掌握这种人生语言,那就不止是在一行上道了,更在生之旅程上道了。[马路如虎口,行人当心走。]在人生红绿灯的十字路的当口,先问我们的人生字汇(近乎是智慧)够了吗?才好在一念之间,作当下的决定,平安地走上绿色坦途。//

*生肖谈语言-03。南非《侨声报-副刊》1995-12-8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诗词大全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