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走之形

蛇走之形

文/林长信(德本林)

—语言国度里的蚺䗊(tian4-tan4)。<语言的人生/之六>

每个人都在他自己的语言国度里作国王,国王用字遣词词表现出一己特有的国风或雄风。小说评论家、诗歌评论家会说某个作家或诗人行文风格独具。同理,每个人讲话也有一套他自己的习惯格式,只是自己未必了然;但一到打出电话时虽未先报自己的姓名,接电话的小孩仍能在三五句对答之后告诉家长是那位姨婶、叔伯打来的电话,足见小孩对语言风格也有反应。

语言有别于文字。广播剧演员或舞台剧演员都知道如何制造语言的[表情],如何使语言达到所欲呈现的感情。父母为小孩读 床边故事时亦然。所以并不是白话文完全等于白话,文字其实自成该作者的文字国度。我们也可以用文字来反哺/修饰语言。例如:形容蛇走的形态像个[之]字形。[之]在甲骨文及篆文的原形就像极了地上斜长的三茎兰草。到了演变成正楷,用毛笔书写[之]字,便很像个弹簧了;用此字形来形容蛇行之姿 倒也恰当。于是有某个语言国度里的国王运用各种文字来绘形绘声:我们开车时教人此处不可作“U”形回转,或说这路口是个“丁”字路口。随之,邻近的国王也借用了这样的字眼在他的讲话中了。

然而,在有关于人事的叙述上,这样的借用可就常因图个方便而致以讹传讹了。尤其是对群体印象中的分子最容易被妄称了。如:三个九头鸟敌不过一个湖北佬;山西老表;山东人鲁直;东北人厉害;福州佬讲话像吵架;四川袍哥那张嘴坏;湖南骡子;客家佬小气;台湾人不低俗;上海人海派;外省人不打老婆;苏杨男人拌嘴也细绵绵。

当然还有:南非/斐人用牛语;裔皆奸诈;黑鬼/蕃/匪;洋鬼;… …等等了。这样的“群体印象”偶尔用来开开玩笑,已经极易令听受者不快;更何况有些人竟然就据为指标,岂不大大误导了他的人际关系,自坏人脉。这是人生场上“边走边吃”的蚺䗊(tian4-tan4,兽吐舌貌)行为。

讲话如穿衣,也要讲究得体。我们说日本战败,日本人则自称「终战」。台湾称国乐、京剧,香港人则仅称[中]乐、[京]剧。讲人家是落后国家多难听,叫作[发展中国家]就悦耳;虽事实依然,但期许有不同。退休金、年金、养老金,可更名为[资深公民俸],其中的尊重有不同。称[台语]颇有自立之姿,叫[闽南语]则抱住两岸情怀。如果招聘[反污染工程师],该名衔便嫌太实际而不雅,改为[环保工程师]便有人乐于应聘上岗。把生物以分类作:介虫(昆虫)、鳞虫(鱼)、羽虫(鸟)、毛虫(兽)、倮虫(人),而倮虫则自称[万物之灵]最为满足而自信。中国人对年长而位尊者,上班时间还尊称职衔;下班则以[您]致敬,而不称作先生/小姐以免疏远失敬。讲到“快”有神速、迅速、急速、火速、速速…,在场合上得用哪个字眼才较传神?其实生活中使用好[字眼]在初恋的男女最为敏感,有:星星、月亮、太阳好用;也有冰淇淋、蜜糖、香甜可谨慎采择。举凡崇高、优美、亲切的词儿总先在心尖儿千转百回,无论如何要将耗子美词做成女王或王子头上最美的珠玑冕旒。

每个人在他自己的语言国度里作王,何不查点自己的幅员是健康、积极、正面、肯定的字汇多?还是另一面的字汇多了?又究竟那一种字眼常被遣用?这些常用字,自然成就了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国王,或高尚或低俗。

我们在清早见面道寒暄,这关于天气冷暖的字不能不储备一些;这塞牙缝的社交见面话有助于打破岑(cen2))寂/尴尬、消除陌生/隔阂、套交情;否则人与人在平日就疏离,一旦面临紧急时有事相求,平日陌生的近邻也难为我表可怜、示同情、伸援手了。那国王当场只得立即沦落为乞丐了。//

*生肖谈语言-06。南非《侨声报-副刊》1996-1-10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诗词大全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