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取月、沐猴而冠

猿猴取月、沐猴而冠

文/林长信(德本林)

—你讲的是人话吗?<语言的人生/之九>

哥白尼的地球绕日说《天体运行论》,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说《物种起源》,佛洛伊德的性梦解析说《梦的解析》,是西方思想界给基督教的三次重大挑战。人与一百九十种的灵长目兄弟不仅是形肖,而竟是有亿万年的亲缘了。但是沐猴(亦名猕猴、母猴、马猴)加冠吸烟,顶多也只是猴戏一场而已。吵闹的小孩可以戏呼之小猴狲;村塾的老师便被戏称作猢狲王了。石猴久访仙师,始得赐姓悟空才更像[人样]了。那人却为何要猴急的不甘自认为是受造物的第一者呢?岂不知瑞典自然学家林绕氏初创灵长目的拉丁原文是「第一」之意。

小女儿见妈妈进门回家,依着学校老师的教导,急忙倒了一杯热茶端到妈妈跟前,要孝顺父母一下;却不小心把热茶打翻在母亲的脚上。得到的反应有几样:

一、“你自己烫到了没有?”

二、“喔!这茶烫到妈的脚了。”

三、“你看你,做得了什么好事!”

四、“死家伙!你存心想烫死老娘呀!”加上一巴掌。

最后的一种反应是对一件“事实”的过度断定,并加以即刻的现场体罚与刑惩了。真是后娘口吻,非人话。

圣人在《论语》、《礼记》、《易系辞》中一再提醒讲话要得当。中东教、犹太教、基督教的真主的圣书中,一再指示子民们在沙漠中的行旅及绿洲的居停中,要如何向神及与人讲话。真道至简,但如何用以行诸生活之日常,已令使徒保罗在《新约》的二十七卷中作书 逾十三卷,用来教导信众过属灵的生活,而《旧约》三十九卷中的《箴言书》,以近四百则的“善恶互论”,教人如何得智慧、如何才获有智慧的言语、及功效。于箴言廿一章有云:[上主随意指挥君王的心,正像祂转移河流的方向可证。]人看一己的心意若河流自走,自己有时都掌控不住。口是心非,言阳行阴,每每令自己都惊讶不置。所以讲话时,极应避免涉入人家的私衷,何况是更老常测不准。

执业记者的责任是[报导事实],所以务必莫把自身的好恶及意见卷入报导中,而让[评论]得另留在“社论”中作发表。报导–批评–评论–批判–论断是大大有别于记者在现场的[见证]及[叙述]的。如有可能,还得尽量探用数字于所报导的人事物上,以臻客观之明确。所以屡见西方法庭之侦查、交询,都努力于回归事实。事实背后的动机悉由陪审团去推敲演绎。反而法官似只作技术性的全场进行程序的导行于正当合理而已。可见[动机]是一块连上帝都难以探入指头的每个人的至尊极密的方寸。动机隐匿在方寸之最后雨林的深处。

须知语言这个载具一出航便已满载货品了。法医鉴定某弃尸是[中毒]而死,却绝不可轻易妄言是[误服毒品]、[被下毒]。因[误]字、[下]字的字义里载有动机。工厂老板见到接待室口走道停有货料,讲“谁把东西[放]在这里?”事情好办;若是讲[丢]、[忘]就严重了;假如用词是[堵],那谁都不甘心去承认,遑论去处理了。厂长真是骂人不带脏字眼,得毒舌派的真传。狭路相逢而过,头家娘可说:借光、借过、劳驾、请、对不起;若说成:走开、闪开、一边去、滚开,则语意凌越;必令员工与工人打一大早便开始失掉整天的工作情绪了。

译名叫[阿三]不免有看门人低下之意;改译作[哈珊]、[胡笙]则有似沙漠君王。译音灵感 Inspiration为[安斯庇里敦]会教人欠灵;改作[烟丝披理顺]则引人生感。当然词要达意,也不要矫饰。国民代表大会里的立法委员们打架就是粗暴无状之打架,改叫[肢体冲突]未免化妆过度了吧。有些字眼则经作家创作之后很具力量:枪子弹的[流血暴力]我们懂;白色恐怖是[政治暴力];哭泣下跪是[柔性暴力],也可令人反思。

总之,不要随兴在情绪化之下推定人家的心意及动机,务要善用语言这项载具。人是理性与感性交融的灵长类。考古人类学家、动物学家研究猩猩语言,在长期的被专家训练后,牠可以表达出:“鸭子飞”—是以手势的[水+鸟+上]形绘之,人类学家关心灵长类是自那一个百万年前,就开始于学习在择食时的[是\不是]、[可\不可],至于渉及心理的[能\不能]、[会、不会]、[要\不要]、[好\不好]、「敢\不敢」等,那就还研究不到了。也似乎今日的社会学家及心理学家研究这在眼前的上十亿的活生生的人的样本,还是如猿猴下井捞月,尚处在愚蠢而徒劳无功?//

*生肖谈语言-09。南非《侨声报-副刊》1996-2-9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诗词大全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