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寿千年

龟寿千年

文/林长信(德本林)

—语言要发展下去。<语言的人生/之十三>

十二生肖中不含豸、鱼、鹿、龟,当然人、示(神)、鬼更不在生肖内了。开始撰写“语言的人生”之始,各生肖部首就参用[当代国语大词典]来行笔,预期十二篇足矣,而写至[鸡]篇之时,则知虽仍有数个题目可谈,但也该暂告栖止;如龟行缓,亦容可小休矣。

好似观赏宋/范宽的《豀山行旅图》一样,山似碑立的大图之中偶现在树后岩角的旅队,虽只占全幅画作的不到十分之一的位置,而大片的峦叠云浮,林深鸟喧,迥溪映光,又何尝不为全画之行旅意味增色。自一片山景中见到迤逦而来的行人,心中不禁为他们轻呼一口气,喊:好好走哟!在且行且写这我们天天在用的语言时,身处的四周,那一个人不天天在用语言敲击我的心门。手上所写与身上所验证的,不停的给我更新的题目,更深的思考。

但由于终日忙于职场上的业务,常常以身体够累了来恕免自己继续提笔。所以生肖十二篇文章共写了两个多月才终篇。虽然语义学一直是个人的兴趣,但颇因才疏学浅,思考不足,故在行文时,常有骨架未立,据理不足,致有反复重叠之苦;且时时将语言与思想同时混谈。对昔日未能好好读完之文言文文法、修辞学,以及异国语文的比较、翻译学等等,至此更深感书到用时方恨少。自顾既身处在南非/德班市,手头缺乏用书,只得暂求先成篇再讲。“先求其有,后求其好”不失为可用之策。希望他日能在再进修之后重新改写。届时,则当今所正在操用的语言又已有新的趣味也不定。

虽因使用华文的人口规模所致,南非的尚未积成气候而有一个[华文/文化界]。但仍私衷希望见到侨界的读者指正、及前辈先进的文章来电,以解多项的语言迷惑。

总之,还得好好走下去哟,期望这是龟行迟,却可致远。

是为跋。//

*生肖谈语言-13。南非《侨声报-副刊》1996-6-8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