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文青小X学学讲好空心话

教文青小X学学讲好空心话

文/林长信2018-5-16

—语言阶梯的上上下下与搞鬼.

1)

语言和语言之间有阶梯*,有在阶梯底端、中位、顶端的语言之别。 *参-《语言与人生》作/S.I.早川,麦田出版社/2014年.

A)语言的[阶梯底端]是唯一可证实的事物与事实,例:“这本我今早刚领到的蔡X文护照”。

B)语言的[阶梯顶端]是观念性的思想、意见,例:“东西”。

2)

[阶梯顶端]东西的定义太广泛,可分作好东西、坏东西。例:蔡X文是好东西。

然而,"好"是形容词,可依语气来决定是真好、假好。例:蔡X文真一塌糊涂是个好东西,其褒贬在乎发言者的口吻。顶端语言极容易成了空心话、道德要求…。

介乎 梯顶与 梯底的[阶梯中位],有大量的实物名词,同时有更大量人为发明的虚拟观念:如:教育部长职位、臺湾大学自治法、法律、尊重、爱臺湾意识、反核、年金改革…。

由于法律用在生活上落实,所以,(阶梯底端)刑罚法定主义才可使被罚的人,可以明确其受罚的事由/事实及量度(阶梯底端),才不致不公、黑箱。

3)

学校的管理方不可称:某学生"素性顽劣"、"不听话",就把他开除了。所以会有大过一次,小过几次,皆应小心依明列的犯行事证,然后依据明文法条细节而分别科罚。

教育部更不可以某校长莫名、无事证的"讲话不当"就剥夺其校长职务。务必件件讲求"举证",方可依据事实按度量刑。

政客最爱用之虚拟的空心话或私己意见、或猜想、或推论都是虚的,这些意见都不是事证,不等于是【事实/真相】。不能据意见以惩处任何人、任何刑度。

今天总统小X与主播蔻X两人共同使用"空话"高来高去,例如总统讲什么[尊重教育部]云云,就是无法落实在地面去提示事证(阶梯底端),去举示量刑的法条(阶梯底端)。真的是用嘴杀人。

4)

连一个有素养、有专业,被臺湾大学遴选出来的[臺大校长/管中闵],皆可被蔻X小X(小蔡)当小菜一碟,随口以乱打高空而侵犯先生的人权、身份、职业。

那,一般的小市民/庶民被侵犯人权的时候,更要如何自保?人的权利不被保护就不叫做“权利/主权”。眼看公权力(注意:当局可以调动70万名吃公粮的公务员)的大刀那天用什么怪怪的虚拟空词(阶梯中位),就可以砍死你,大卸八块,叫你毫无人权可言。

可耻的媒体人/搞蔻X报报、可恶的大官长/搞小蔡小炒。//

*写于新北市/林口。本文整理自个人的社交网络留言。

*长信谈语言#5(政客的口条话术)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