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与雪白》+诗路61.

《黑雪与雪白》+诗路61.

文/林长信

1)

广场步道被铲成的雪堆里外

都掺杂了柏油路面的黑色刮砂

什么是雪白

是飘落在冰塘上的鹅毛雪吗?

2)

在异域的农贸市集广场

我坐在咖啡店的篷下闲看

女儿女婿将随着地陪*走出蒜顶教堂

内人已逛进街口的大超市瞎看

3)

堂顶扬起整点到的排钟圣乐

曲目是:人要如雪白**

我不明白,又飘雪了

啃着汉堡的苏导游迎面走近来//

*同导游人员,为当地旅游活动作安排、讲解、翻译等.例:圣彼得堡的地陪.导游(兼领队)则提供:1-旅行团的行程与景点介绍、当地语言交流;2-告知团客注意事项、应备的出入境证件文件;3-团客服务-饭店/餐厅/交通工具安排;4-处理团客的紧急状况.例:春秋旅行社的导游.

**上主说:你们都来,我们彼此辨白.你们的罪虽显如朱红,我必使变如雪白;虽红如丹颜,我必使白如羊绒.

2020-7-4#20B2(隔行押韵)

诗思:在大城市里的小角落里过日夜忙碌的生活,雪季时在超市的停车场、公园、重要干道上,习惯会看到滿带黑砂的铲雪堆,久而心中已认为雪是黑的、脏的。以至于久居城里的我,心中所认为的脏的-白的、坏的-好的、畸形-正常、枉费-值得…,都应早已给异化了。

>

>附【参考部分】如次,读者大可略去不看.谢谢!

>

诗路61.《“诗语”议题的实体举例》林长信2020-7-4

面对一个“诗语”的议题,我们进行思辨,可以参考采用奥瑞冈辩论次序:a申论内容/b申论技巧/c质询内容/d质询技巧/e答辩技巧。而思辨应该:A)首先是-举出【事实】;B)然后是-据推理,各抒【意见】;C)最后是-取得【共识】。所以我们难以空中抓药、空中抓字(诗语),那我们就先举出以个公元550年左右写成的知名的《圣经-诗篇-第137篇》为例子,以这个现成的可自即刻上网的“信望爱网站”内查得18个版本的中文翻译本,抉选出其“诗语”最浓厚版本;当然,也可以自行另译出第19个版本(如:曾任美国-纽泽西西顿哈尔大学法学教授的天主教文儒吴经熊博士*有1946初稿版的三言体、四言诗体、楚辞体、五言古体、七言古体、五言绝句、七言绝句等古诗体译出之《圣咏译义》-台湾商务出版社/1975年修订版/2010年新版),作为“诗语”的示范本,这样,读者就可以免于空中抓“诗语”,可以借此示范本实体进行平比/赏析/评论,而学习认知到所谓的“诗语”在那里?是什么?进而深刻认知“诗语”的在成诗之绝对重要性。

也或者《第137篇的18个版本》并不适用于解说“诗语”,那就自行新举例(一件事实/事证),使用新举例来据实a申论,给与思辨的对方得以再进行b质询与c答辩。思辨的双方站在随时可以回归事实(该项举例)上,有序的在实物(该项举例)上进行思想交换,以达致对“诗语”的胜辩方事实/胜辩方推理之共识。揖让而升,下而饮。

>

涉及人身、个人的经验、意见、立场、坚持等等,都属于“不相关”的旁支末节,都无助于本“议题”之先有事实加上据实推理。当我们在辩论场上双方正在思辨“诗语”的议题时候,另一方的宇航经验、婚姻幸福、穿着品味…等,都无助于聚焦于正在讨论中的本项议题。而我们在思辨白矮星的冷缩速率的“议题”时候,我们私人的诗歌经验、婚姻幸福、穿着品味…等,都无助于聚焦于正在讨论中的本项议题。

[思辨]乃一项呆板有序地科学性的技术劳力活,让我们先踏进事实/事例的里面,只专注在思辨“诗语”的议题吧,好吗?//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