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孤岛

纵是孤岛,也有爱相连。

孤岛

“我们向全国各族人民、向港澳台同胞,向海外华侨华人说一声‘过年好’!”

电视里的春晚喜气洋洋,歌舞升平,小小一家却格外安静,只听见窗外淅沥的雨声和饭桌上碗筷的碰撞声。

沉默,无尽的沉默。

四岁的小小坐在沙发上,她咬着略微发白的嘴唇摆弄着玩具,无非是拆拆卸卸。兴致不高,大概是下雨没法出去放炮的原因。小小妈在一旁边扒饭边刷手机,手指划过微信,依次点进带有“癫痫”二字的群聊,因为昨天封了城,大家都在讨论自己储备的药够不够。小小妈皱着眉没有发言,心里暗暗盘算着她带回老家的药只够小小吃十来天的。

被小小妈带回到外婆家后的前两天,小小总出门和村里的孩子一起玩闹,在田间撒野奔跑的自由,是城市中无法得到的。但两天刚过,就出现了疫情存在人传人状况的新闻。小小妈和小小外婆便或温柔或严厉地禁止小小出门。她们对小小说:“小小身体不太好,不可以出去,乖乖在家里玩”每每听到诸如此类的话,小小就开始哭闹,见不到玩伴,不能放肆玩耍,对于小小这样的孩子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小小眼里蓄满着泪水,哭喊声尖锐而又刺耳,一阵阵扎进小小妈和小小外婆的心里。她们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小小,情绪的变化对小小的病情十分重要,面对着这种诱发小小发作的风险,可外面就是来势汹汹的疫情,她们不敢掉以轻心。

小小妈本想带着小小过完年就回市区的,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她们困在武汉郊外的村里进退两难。村子附近的药店大都关门,更何况小小吃的开浦兰还是处方药,网上买的话,武汉地区又已经停止配送。

小小的外婆坐在桌边,默默地吃饭,眼睛盯着电视,却又十分空洞。老人家不知道关于癫痫的种种科学理论,她只知道外孙女自幼体弱,每天要吃两次药,发病时身体抽搐,自己看见后会十分心疼。

像是为了打破这种尴尬,老人家问了句“陈明还没有联系你吗?”陈明是小小的爸爸,作为呼吸科的医生,疫情爆发之初就主动前往了定点医院。小小妈摇了摇头:“现在患者越来越多,医生连吃饭都没有时间,别说看手机了。”

两人都不再说话,又是无尽的沉默。

……

春晚还没结束,小小妈就把小小抱到床上,每12小时吃一次药,每次的固定剂量是坚决不能变的,癫痫病依赖药物控制,吃药时间和分量都非常关键,一旦断药再续效果会大打折扣,甚至会控制不住的大发作。相比于药量存储的稀缺,她更怕小小发作时,特殊时期无法把小小送到医院。

看着小小吃完药后,小小妈才放心下来,摸摸小小的头:“睡吧。”小小眯着眼睛笑:“晚安,妈妈。”小小妈强噙着泪水,点了点头,走出房间。

小小妈拿出手机,微信里病友互助群的消息又是99+,给陈明发的消息依然停留在中午“怎么样,吃饭了吗”,没有得到回复。

疫情之下,医院关停其他科室,药厂停产,快递停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终压在了这些无处发声的慢性病患者身上。苦痛与苦难,谁都不比谁少半分。

一方面是买不到药的压力,一方面是对丈夫的担忧,无力与压抑,逼得她喘不过气。小小妈就这样呆坐在黑夜中,手机微弱的光亮投射在她的脸上,满是疲惫。

一直到新年的钟声敲响,她才收到了陈明的语音消息“又收治了很多患者,刚刚有空吃饭,不用担心我,照顾好小小”。语速缓慢声音沙哑,小小妈知道他一定累坏了,打了句“好好休息”,再没有得到回复。放下手机后小小妈昏昏沉沉地睡去,即便还没完全睡着,却梦到停药后的小小浑身抽搐的场景,她拼命抱住小小的身体仿佛就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好像千斤重物压在她身上似的,小小妈从浅睡中惊醒,呆呆盯着天花板,想着到底该怎么帮小小筹到药。想来想去也依旧是那些本就行不通的方法,不知过了多久,小小妈终于进入了熟睡的状态。只是这次,梦中的小小爸为了给小小送药,驾车从市区内出发,却屡屡遭到各个交通关卡的阻拦,最终小小爸还是因为疲劳驾驶发生了意外,他的头深深埋在安全气囊内,没能抬起来,血迹则顺着手臂滴落到了他脚下的药品上,逐渐干涸。睡梦中的小小妈没有醒来,只有淡淡几滴泪从她的眼角坠下。

这一夜,终归是不安宁的。

按照以往的惯例,春节当天村里本该充满热闹与喧嚣,洋溢新年的喜庆,今天大家都说好了似的,没有一个人出门,各种渠道扑面而来的种种负面新闻与疫情播报,让人觉得待在家才能寻到安全感。

“截至2020年1月24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729例,已治愈出院32例,死亡39例。”小小妈看着手机上刺眼的数据,快速滑过,好像看不见就没有发生一样,有着小小这样特殊的孩子,她不忍再看别处的苦难。

下午,小小妈打算去镇上的药店碰碰运气,撑着伞刚走到村口,村委会值班的大爷就连忙把她拦下,“上哪儿?干嘛的?”,“去给我闺女买药”小小妈不愿细说孩子的病症,大爷摆摆手“回去,回去吧。特殊时期,不要乱跑,再说药店也都没开门。”小小妈抿了抿嘴唇,没有说出话,转身就往回走。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沉入雨水泥泞的土地上,慢慢消逝,小小妈想着日渐严重的疫情,储备不够的开浦兰,她觉得自己的希望,也像这雪花一样,逐渐被磨掉。

刚到家门口,小小就扑进了她的怀里“妈妈,下雪了!”声音里的喜悦与欢乐丝毫没有掩饰。看着女儿干净无瑕的笑脸,小小妈也被感染,轻轻地笑了:“是啊,下雪了,小小终于看见雪花啦。”

晚上,小小妈加入的全国病友群炸开了锅,河南安徽等湖北周边省份的一些患者,听说湖北患者的情况后,自发组成了志愿团体,无偿邮寄自己储备的药品。满屏的感动与感谢后,还是出现了问题。根据邮政部门规定,个人交寄零散药品的,应提交购买药品的发票,仔细核对后办理寄递。只是,大家买到药后,不是所有人都会保存好发票,这样下来,可邮寄的药品又少了许多。群里安静了片刻,一位组织者发消息:“湖北地区有需求的朋友,请在群内说明自身情况,会有志愿者和你联系。我们会和邮政部门努力协商沟通,大家不必担心。”

小小妈颤抖着打字,点击发送后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志愿者的好友申请。在证明了自己的情况与身份后,小小妈得知,明天就会从安徽发出一个收货人为自己的包裹,她不断地打出“谢谢你,太感谢你们了”,发出的红包志愿者迟迟没有领,只回复了一句“互帮互助,总有困难的时候”。小小妈红着眼眶走进厨房,“妈,有药了”,“好,好啊”小小外婆笑出了满脸的皱纹。

1月26日,“快递员已揽货”的信息让小小妈松了一口气,她觉得,药在路上,希望也就快来了。

“合肥转运中心已发出,下一站:武汉”

“快件已到达武汉总集散中心,正发往武汉东西湖区”

“快件已到达武汉东西湖区”

1月29日,快递到了小小家所在的郊区,只是,自上午到达后,物流状态迟迟没有更新,而此时,小小的药物余量,只够维持最后三天。小小妈一次又一次拨打快递网点的电话,得到的回复却总是复工快递员数量少,已经有大量快递积压无法及时送达。

静止的物流信息仿佛把小小妈带入一座孤岛,岛外的横流看似平静却可以吞噬万物,小小妈眼看着这座孤岛也要沦陷,但也,无能为力。

此后每每到小小吃药的时间,小小妈总会难以抑制地感到惧怕,她不敢想象断药后的小小会怎么样。

病友群的群友和志愿者知道小小的情况后,都为这最后的距离感到焦灼,即便想尽一切办法,快递也依然困在原地。似乎,等待,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药物的余量越来越少,最终在2月1日的晚上,小小吃完了最后一次药的剂量。小小妈守在小小的床边,看着小小的睡颜,几度凝噎,她握着手机,不敢告诉小小爸目前的状况。

屋内的小小妈垂首不语,屋外小小的外婆,同样辗转反侧。

此时,距离明早十点,正好十二个小时。

只是,明天,明天还会来吗?

……

小小妈坐在小小床前,看着小小醒来时,七点十二分。

“小小,快去洗漱吧,妈妈给你做饭去。”小小妈强撑着笑意说着。小小乖巧地点了点头下了床。小小妈看着女儿向前走去的背影,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

没走到厨房,小小妈就感到头晕,身体逐渐瘫软,一夜未眠的身体疲劳再加上小小断药了的心理压力,她还是倒下了。小小外婆看到后连忙扶住她到椅子上休息,坐下来后小小妈的呼吸才逐渐平缓,意识逐渐恢复。她开始捂着脸抽泣,肩膀耸动着,泪水从指缝流下来。小小妈的哭泣是无声的,没有歇斯底里,只有无尽的痛苦与绝望,好像坠入深海中,无法呼吸。

小小外婆也轻轻擦拭着自己的眼泪,两人间唯有抽噎声流动在空气中。

手机响了,小小妈尽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喂?”

“啊?真的吗?”

“谢谢你们!”

挂了电话,小小妈转向小小外婆说:“快递网点的工作人员说了解到我们的情况,今天会给我们加急派送,但,不知道能不能赶在十点前……”情绪的大起大落让两人都有些乏惫,但还是不自禁地上扬起嘴角。

吃过饭后小小妈抱着小小坐在院子里,小小外婆站在门口不断向外张望。

无论怎样,救命药今天会来的。

可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逼近,迟迟没有快递的踪影。小小妈的焦虑已经溢于言表,紧锁着眉头一边照顾着小小一边看向门外。

10:18,小小被妈妈静静地抱在怀里。慢慢地,小小妈逐渐感觉到小小的手脚在颤抖,动作幅度不大,只是速度却逐渐增加。小小的双眼紧闭,咬着牙,叫她也不应,小小妈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小以前也有过这种症状,一般持续一两分钟就会自行恢复,但这次的情况,和以往不同。

   10:22,小小的四肢抽搐幅度增大,嘴角已经有了些许的白沫。

10:26,四分钟后小小的肢体逐渐平静,小小妈紧握着小小的手,轻轻呼叫:“小小?小小?”小小没有张嘴,只小声地用鼻音回应“嗯?”

小小妈听到后把头埋进小小的脖颈,紧紧抱着她,不肯放手。

门外的人影越来越近,把手里的包裹放在门口就转身离开,小小外婆急忙跑过去拿来包裹,冲着他的背影喊了句“谢谢啊!”小小妈隐约看见,他就是村委会的那位大爷。

小小妈直接用手拆开快递,估摸着大概的剂量喂给小小,这次,宁肯多也不能少。

手中的药足够小小吃一个月的,直到此时,小小妈才彻底放下心来。她知道,她握在手里沉甸甸的,才是真实的希望。

药盒间滑落出一张纸条,清秀的字体写着“纵是孤岛,也有爱相连”。

……

吃晚饭时,小小爸发来了一个小视频,视频里他正带着病人做呼吸操,即便隔着厚厚的口罩与面具,也不难看出欢快的气氛。小小看见后按着语音说“爸爸,我想你了,你快回来吧”,小小妈接着发消息“家里一切都好,勿挂念,等你凯旋”。

2月4日,立春的夜晚,小小外婆、小小妈和小小,坐在院子里,难得的惬意。小小抬头看着星星,突然奶声奶气地唱了起来。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短篇散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