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梦回

芳名凌梦蝶,是来自21世纪冰城的新新青少年,十七岁花季的美少女,更是心中有着良心道德秤的天枰座,手里握着追逐光明的魔杖,眼里都是对美食的光,心里藏着一个希望世界和平的梦想。同时还是个玛丽苏电视剧和言情小说死忠粉,脑子里常常充满许多不切实际幻想……家中上有父母二老,下有学霸弟弟一小,学渣姐姐家庭地位如尘埃般渺小~

又是一周末。

妈妈苦口婆心般对我说:“女孩子就要勤快,不能偷懒,不要老是玩手机,作为姐姐,要让着些弟弟,不要欺负他……”

“你呀,这么懒,应该在学校也不怎么用心,都不知道你读书是干什么的,看看你弟弟,成绩多好……”老爸在一旁暗讽道。

“凭什么,凭什么,同样是玩手机,他凌庄玩就是放松,我玩就是玩物丧志,他成绩好,但我也不差呀!真的是,少拿激将法对我,没有用!我就是懒,哼!你们爱咋地咋地,别拉上我。”说罢,便赌气走回房里,躺在床上,真的是,每次做事都是我,他凌庄还老是告状,到底谁欺负谁啊?真的是……

想着想着,心里越来越委屈,眼睛发酸,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湛蓝色的枕头变深……不知道过了多久,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我醒了,脑袋异常地疼痛,真的是,我好像记得我没喝酒吧?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等等,这是哪啊?我好像记得我在房间里的,这么奇怪的吗?

我好像来到一个我不该来的地方,我是死了吗?这里好诡异啊,这么恐怖的吗?是地狱还是天堂?应该是地狱吧,我好像没干什么坏事吧,我咋就在地狱了呢?莫名其妙……

这里和学校的阶梯教室好像啊!昏暗、低气压、还有点冷,阴深深的气息真是让人感觉是在身临恐怖片的感觉。只有一盏白炽的灯光照在前面,四周都是昏暗低沉。

我坐在第二排过道的位置,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在相互交谈,第二排只有我一个人,我不知所措,这里是干什么的呀?我和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干啥?好奇怪……

    我将身子往后倚靠着,听到后排的人说话:“进去了这么多人,都没有一个人出来,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感觉好恐怖”

“对呀,对呀,待会就要点到我们了,好害怕啊,怎么办?”

“我们死都死了,怎么还要接受这么恐怖的东西,我们也没干啥坏事啊?”

“好想知道后面的那个门后面是什么,黑黑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就是!”“就是!就是!”

“你们别说了,点名了点名了!”接着就听见他们迅速坐好的声音。

没看见他们坐好的样子,但光听着他们这迅速动作的声音,就能想象的出来,肯定是像极了上课铃声响了之后,老师进教室门口前的那一个瞬间。

    但这让我内心的疑惑更大了,这是什么鬼东西,还点名?这么先进的吗?但是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好可怕的样子,我还是闭嘴的好些……就不要随便开口了。

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教室里安静的不像话……我也莫名的开始紧张。

待会我会被点到名字进那个小黑屋吗?听着他们说话,里面好像很可怕的样

子,走进去的都没有回来,我的天哪!这么惨的吗?我前面的空座位应该是走进去的那些人坐的吧?真的是……这是什么破事啊,这都能让我碰到,咋不让我遇上霸道总裁爱上我,穿越古代,发家致富,事业爱情两丰收的事儿啊?真的是……

    懊恼埋怨发牢骚都没用了,还是面对现实吧!唉~~~

    来的是一个穿着“狱”字蓝色古装衣服的男人,头上戴着锥型圆帽,后面还有一路下来的白色流苏,手里拿着一根挂满与帽子同款流苏的细银棍,像极了电视剧上演的黑白无常的样子,白的像极了贞子的脸,却有着来自地狱的独特黑色眼圈,带着看透一切的眼神和那一脸诡异的微笑……让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掉落一地。

    他用他那独特的嗓音说道:“下面点到名字的,就自个儿走进后面的那扇门。顺便提醒一句,不要想着逃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不是你们自己说了算的了。如果你们抱着侥幸的心态,想要挑战一下我们的能力,那么你就得做好接受这样做的代价,毕竟我们这也不是什么讲理的好地方。”那独特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死亡气息和一种阴柔的感觉。嘴角扬起一抹诡异又有莫名深意的微笑,眼睛里闪过一丝蔑视……

我身后莫名的感觉到一丝寒意,真是来自地狱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应该没有人会这么不知死活地招惹他吧,希望不会点到我的名字,这是什么鬼规则,放宽心,慢慢地安慰自己,我会没事的,期盼好运降临。既来之则安之,我是最棒的!!!然后心中莫名的自信……

    听着来自地狱的声音点名真的是一间很让人煎熬的事,我的心啊就跟坐过山车似的,随着他点完一个,不是我,放松了;然而他还接着下一个,瞬间又回到了最高点,只能说真刺激。还好,他只点了一部分的而已,我是剩下的那一部分,有些小运气,我开始庆幸我生前是个善良的人,应该是积攒了一些好运的。

    又开始新的一轮等待,看着他们一个个走进身后的那扇诡异的门,不禁的为他们捏着一把汗,来自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房间的隔音效果还真是很差哎,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说里面很可怕了,坐在位置上,听着后面门内传来的声声惨叫,有求饶的、有哭喊的、有痛苦嘶叫的……对未知发生的事情,总是带有些恐惧,而且现在都这么明显了,怎能让人不心生恐惧?

虽然生前我很叛逆,经常让父母头疼和担心,老是犟着脾气和父母顶嘴,有些时候还闹过脾气离家出走,但我知道,走出家门后的我身无分文,根本就没有地方去,偌大的城市,繁华的街道,来往的人们都不会对一个擦肩的过客有所谓狗血剧情的爱情转角……只有孤立无援之时,才能想起家的温暖,父母浓重的爱和有弟弟的陪伴。总是仗着父母的爱和弟弟放纵肆意的相伴而毫无顾忌的我,现在才真的是感受到孤独无依的滋味……

    我不安地搓着双手,内心的恐惧不停地肆意增长,这样的折磨,我不停地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又没有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我这么善良这么……这么……天呐!我除了善良一个形容词了吗?我这么糟糕的吗?那我是不是也要进去小黑屋接受那未知的恐怖东西?

    突然,一只布满皱纹带着暖意的手安抚的拍了拍我紧张搓着的双手,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和蔼微笑的老奶奶的脸,有点像是笑脸弥勒佛,身披着一条围巾,还拄着一根被岁月的痕迹打磨过的拐杖,一头银发在这昏暗的环境显得格外突兀,一张笑脸令我放松了现在的紧张感,她对我说道:“小姑娘,里面还有很多位置,可以让我坐进去吗?”

我愣了一下神,“当然可以,您坐!”然后便起身扶老奶奶走进去,与我相伴而坐。老人好像总是很健谈,老奶奶拉着我的手诉说着她一生的经历,老奶奶过得很幸福,是安享晚年去世的,无疾而终,一生有过挫折困难,但回忆起的更多的是美好。

    我听完奶奶的故事,默默地思考着我的人生,好像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普普通通,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生了。老奶奶好奇地问了我一句:“小姑娘,那你是怎么来的?”

    我开始陷入思考,我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我没有印象了呢?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我一脸疑问地看向老奶奶,“我不知道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哎!为什么会是这样?我……”

    奶奶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脑袋说道:“没事的,想不起来,咱就不想了,别费那力气了。出去找找说不定就能找到答案了,去吧孩子……”

我走出房间,开始漫无目的地寻找,我不知道答案在哪里,我走过一面镜子,看到了镜子里的我,有着精致妆容,高级棕色美丽的卷发,穿着时尚衣裳,脚踩十厘米高银色闪片式的高跟鞋,这是我长大以后的样子吗?真的很好看,我是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了吧!真好!

我慢慢地走在街上,毫无目的地闲逛着,城市的夜真的很热闹啊!周围的人都结伴而行,寻找着属于这个地方的游戏,美食,这好像是个乐趣多多的地方,这是属于城市里的热闹和繁华,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惬意舒适,快乐而又安详……慢慢地,我路过了繁华的市街中心,走过冷清的广场,看着凌晨打扫的清洁环卫工人阿姨们,空气中带着属于凌晨清冷温度的点点露水,是干净清凉的新鲜的味道,真好!

突然,我看到有许多人在一座白色别墅类型房屋门前排队,心生好奇便走了过去,有维持秩序的一个大叔一脸嫌弃地看着我,叫我赶紧排队,别耽误了后面的人住宿。

我一脸懵,要排队吗?这还带分配宿舍的?这么高级了吗?感觉还不错的样子,这房子很豪华啊!应该不会吃亏的吧,这个情节怎么有点像是最近很火一部韩国电视剧,叫什么来着?什么来着?咋想不起来了呢?哎~算了,懒得想,先进去看看再说吧……

我随着人流排队,报上自己的姓名等个人信息,然后拿到一个房间号牌子和钥匙,墨苑401号房,我慢慢地走了进去,外表有许多植被,到处都是墨绿色的一片,给这个地方加了一丝神秘的色彩,里面真的很豪华,像是金灿辉煌的殿堂一般,可能是我左顾右盼的样子像极了刘姥姥进大观园,便有服务员向我询问了我的号码牌,然后将我领到我的房门前。

超大豪华套房,一应俱全,需要什么可以直接摁响服务铃,会有服务员专门提供相关服务,如不喜欢房间装扮,也可以向他们提出要求,会按照我们的要求改装好房间,奢侈,这简直太奢侈了,不过好像都不用收钱哎!还真好,知道我没钱。

想出去参观一下这里的环境,毕竟人嘛!还是充满一定的好奇心理的,哈哈……大致熟悉了一下房间附近的环境后,天也慢慢的黑了,这大晚上的还是有点恐怖,我一个人还是会害怕的,我便想走回房间了,但在一拐角处,我看到了我弟弟……他坐在摆在走廊的沙发上玩手机,看这姿势应该是在打游戏,桌子上摆着一杯饮料,我有些怀疑和害怕,慢慢地向他走去,并试探性轻声地喊了几声:“凌……庄?凌庄?”

他不耐烦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回道:“干嘛?”一脸莫名嫌弃的表情,然后又接着打游戏去了。看到真的是弟弟,我瞬间放松了我紧张的心情,凑上沙发,与他坐在一起,拍了一下他肩膀,问道:“你咋在这呢?”

“不知道啊,一醒来就在了,咋地?你在,我就不能在了吗?”玩着游戏的他一脸不屑地回道。

“不是,我这不是好奇吗?这里不是……”意识到了些什么,我心里升起一阵恐惧,我慢慢抬头仔细看着他,外表正常,没有血迹,还算干净,就是眼圈有些重,青色的,青的有些发黑,有点像是……像是死去的人……带的独特标记,他死了?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惊讶地抬头看着他,然后他的背后出现一幅画面:他坐在五楼教室外走廊栏杆上,聚精会神地打着游戏,身后一个男生出现了,看着我弟认真玩游戏的样子,一脸的不忿,接着便伸出他的双手,将我弟弟用力的推了出去,我想伸出双手拉住弟弟,然而并没有用,我根本拉不住……看着他从五楼上掉落,我失声尖叫了一声:“啊~不要~”

我趴在栏杆上看到掉落到一楼地面的他,睁着带着害怕和不可思议的双眼,脑袋上的血流了一地,身旁是摔碎了的手机……周围的人都吓坏了,许多女生失声尖叫着,还充斥着许多嘈杂的声音,我抬头看向五楼的那个男生,他看到我弟弟死了,惊慌失措地跑了下楼,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我心中滔天的怒意呀!他谁呀?干嘛要这么对我弟,我的弟弟,我自己都没打过几次,就让他这么给害死了,怎能不叫人心生怨恨,这崽子是活的不耐烦了吗?居然敢杀人……

画面慢慢模糊消失了,我看着现在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弟弟,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悲凉,眼眶渐渐湿润了,虽然我父母总是爱拿他和我比较,但即使如此,作为相伴成长的弟弟,我还是记得当我受委屈时,他对我的维护,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是抹不掉的回忆,怎么可能会真的恨呢?我的弟弟也去世了呢,我的弟弟呀,这么优秀,从小就懂事听话,一直都是那“别人家的孩子”,不像我一样天天让父母操心,虽然你老是告状欺负我,可现在……爸妈该怎么办?他们应该伤心极了吧,好不容易拉扯长大的两个孩子,说没了就没了,现在怕是难受哭个不停着吧……

打包好内心的痛苦,压于心底,收回万千思绪,即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只能坦然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这么喜欢打游戏,打就打吧,反正也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差的了,他应该也有房间,随他去吧,活着的时候我管不了他,现在自然更管不起他了……叮嘱他早点休息,别玩太晚之后,便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我的房间。

看着这偌大的房间只觉得有些悲凉,全然没有刚来这里的那般好奇劲和兴奋,这里太空旷了,太安静了,太寂寞了,这感觉真让人感到凄凉……正当我感慨万分,心中思绪杂乱之时,门铃响了。是客房服务吗?还是老弟来找我了?想着便打开了门,只见一个一手拿着红酒杯,一手拿着红酒的棕色波浪长发女郎。

我好奇问道:“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啊!只是有些无聊,就来找你喝杯酒。我是你的邻居,住在对面402,我叫蒋芳,今年二十岁,是个新闻工作者,你呢?邻居!”她自顾自地边走进我的房间边问道。

“我吗?我叫凌梦蝶,十七岁,是个高中生。”我好奇的打量她,白皙葱嫩的双脚穿着水晶平底人字拖,身着酒红色丝绸蕾丝花边睡衣,精致的紫色闪粉美甲,加上不施粉黛却美得像女神的容颜,这简直了,是我梦中的样子啊!连我这个女生都要爱上她了,我看着她失了神……

她看着这样的我,不禁笑着说:“小妹妹,回神了,干嘛呢?”

我回神,尴尬……不好意思地回道:“对不起啊!姐姐,你很漂亮,所以……”

“没事,来,会喝酒吗?红酒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她笑道,拍了拍那大的像床的沙发。

“会喝一点点。”我回道。

于是,我和这个邻居姐姐开启了新世界的旅程,我们谈人生,谈各自的生活,谈天聊地,年龄相差无几的我们,聊得火热朝天,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甚是欢喜。

谈到看到我弟弟也在这,不禁多了份伤感,不知他回房间了吗?刚忘记问他在哪个房间了。芳姐又问道:“你咋不去看一下父母呢?反正都是看不见的,求心安就回去看两眼,反正又没事。我有些困了,酒劲上来了,就在你这睡了,我懒得爬回对面了。”说罢便倒头就睡了,我话还没说完,唉~

算了,不管她了,就这样吧,我也是懒……不过,也对,可以去看一下。我的脑袋有些重,便睡了过去……

醒来时看到沙发空空的,只有桌面上的酒瓶和酒杯证明昨晚的事是真实发生过的,芳姐儿应该回她房间了,我应该找点事做了,不然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便起身刷牙洗脸,吃罢早餐,就走出别墅,寻找……

不知走了多久,来到熟悉的房门,然后我看到的是个像视频般的画面,心便不安地不停跳动:那是狭窄的出租屋,房间里许多的杂物,上架床摆满了各种物品,而我躺在下架床盖着被子,津津有味地看着对面的电视,桌子就在离床不远处,伸手便拿到上面摆放的各种零食水果,老爸便躺在一旁的太师椅上悠闲地玩手机。

然后,爸爸抬头看着热水器上的数字才是60度数的热水,不禁抱怨道:“怎么这热水器烧水烧得这么慢啊?这都一个小时了,才烧到60,太慢了吧,是不是坏了?”说着便随手拿了一把椅子走上前,踩上椅子仔细查看热水器,站在一旁如同局外人般观看的我突然看到,热水器背后闪烁出的火花,感觉好像是即将要爆炸的样子,心中亦是焦急万分,想要提醒爸爸和躺在沙发看电视的我,但无论怎样地喊叫,他们还是并没有听到,像极了我看到弟弟在楼上坠落时我无能为力的样子,这样的情况让我的心不禁更加不安忐忑和恐慌……

还好爸爸和在床上“躺尸”的我也看到了这个危险现象,可现在已经开始冒烟了,躺在床上的我害怕极了,在床上拿被子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了双眼观察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动态;爸爸急忙将电源插头拔断,然后回头看着我说:“你先出去将电源总闸给关了,别在这碍手碍脚。”我听了,便急匆匆地穿鞋向外走去,寻找电源总闸。

爸爸看着我走出了房间,便转头接着研究热水器,但事情并没有结束,热水器好像并没有受到电源关闭的影响,还是依然不停地冒出滋滋的火花,烟雾越来越大了,赶紧跑吧老爸,别弄了!可……来不及了,一声爆炸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浓烟滚滚,眼前是一片火海,爸爸还没走出来……我看着那个我听见爆炸声跑回来的样子,哭得毫无形象的自己,是多么的恨多么的痛,又是多么的后悔,懊悔自己怎么这么没脑子,看过这么多狗血电视剧和言情小说,平时脑子也还是转得蛮快的,怎么就这次就迟钝了呢?

是钻心的疼痛,无法呼吸的悲伤,脑子里都是往事一幕幕:爸爸为了我一天未进食所做出的漂亮书桌;爸爸因为我起晚没吃早餐上学,而花钱为我买来好吃的早点托人带进学校后挥手告别的样子;因为我叛逆脱口而出的辱骂暗自伤心的样子;因为没能给我姐弟二人好生活条件而自责懊恼的样子;过年一家玩游戏爸爸出糗尴尬搞笑的样子……

现在都没有了,没有了,原本美好的一家四口都不完整了,只留下妈妈一人在,她怕是要承受不了的吗,这可要怎么办?对,对,对,没错,我要去找我妈,她这么伤心,我要去看着她……她在哪,她在哪,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她在哪?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想不起来她在哪?我弟在学校,我爸在家,我也在家,那我妈也应该在家呀!为什么她不在,这么晚她为什么不在家?她不在家又会在哪里呢?

我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我不知道我走过多少地方,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寻找,我就知道我要去找妈妈,妈妈需要我在身边,她需要我;我就像是发了疯一样口中呓语,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可我怎么也找不到,世界好大,大到我好像怎么也走不出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好小,小到我登上随意一座小楼就能俯瞰整个世界,但我还是找不到妈妈,真的哪里都没有,我找不到她……我开始陷入莫名的疯癫状态,我好着急,我想要赶快找到妈妈,但我不知道她在哪,我的脑子好疼,像是快要炸掉的感觉……突然,我好像有点印象,答案就在我的脑中,好熟悉,就在嘴边,可我又说不出来,内心是崩溃抓狂的。

对了,别墅!!!别墅里应该会有答案,我可以问人,我来这里这么久还不知道这里是怎样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这里是地狱吗?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天呐!现在才发现我对这里一无所知,怎么会是这种情况,我看这么 多小说,最起码所处环境还是明明白白的,可偏偏我啥也不知,太失败了,太愚蠢了……想到如此,便迫不及待地前往别墅,希望那里会解答我一切疑惑。

我走着走着,发现喉咙好难受,好干燥,好渴,想喝水,想着便看到别墅门口对面有几个环保阿姨,她们也在喝水,心想:这些阿姨在这里这么久了,应该知道些什么,我这样子去问别墅里的人,他们未必会如实相告,还兴许会合伙隐瞒我些不好的东西,我以口渴为借口和阿姨们聊聊天,或许会有些意外收获也不一定……

阿姨们也是有孩子的人,见到我这么个孩子,也就非常热情地告诉我,前面不远处有辆热水车,是这里的管理员特意安排给环保工人和路过口渴的人准备的,还不停地夸赞着这位管理员,我谢过阿姨们,便向她们所说的地方走去,这热水车离别墅门口也并不是很远,就五百米左右的拐角处,车旁还有个指示牌写着:“免费热水,有需要者随意饮用!”车上有一次性纸杯,这样的公共服务设施还是不错的。

我喝完水后,又回去找环保阿姨们,拉家常般问阿姨们:“阿姨,你们在这工作多久了呀?”

阿姨们边忙着手上的活,边回答我道:“在这好久咯!大概有七八年了吧!”听着,心中便有些期待,我假装好奇地指着对面的别墅,对一个看起来较为和善热情的阿姨问道:“阿姨,您知道对面的别墅是干什么的吗?看起来好豪华呀!”阿姨看了一下别墅,回道:“那个啊!好像是个酒店吧,我没来这时就有了,我也没进去过,不怎么了解,挺多人住着的……”后面的也没怎么听了,和阿姨寒暄几句后便绕着别墅门口走着。

没理由啊!这些阿姨在这都这么久了,就单纯的知道这里是个酒店而已,也没说这里有什么不一样,感觉就是个普通的酒店,但是,我作为一个女生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可我要怎么才能知道这别墅的秘密呢?我一无所知,有点找不到方向,脑壳疼……

我再三思虑,还是在别墅住着,再找机会暗自调查,弄明白这一切吧!我想清楚目标后,心里大概有了些底气,便从容地走进别墅,但是这一路上的人看我的眼神好生奇怪,我拿手摸了一下我的脸,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脸上吗?感觉没什么东西啊!我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我的衣服着装,也没脏没破,挺整齐干净的呀!我有什么问题吗?真的是一脸懵逼,一脑子疑问……

我走到房门正想打开,想起蒋芳,找她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吗?我怎么这么笨呐!恼了一下自己后便摁响了蒋芳的门铃,但是,过了好久都没有人来开门,是不在吗?还是酒没醒?算了,明天再问吧,我便转身回房间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在天花板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真的有些匪夷所思,我一家四口只余母亲一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合,我一家都是老实本分之人,也没有什么仇人,更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也不会是所谓的天谴,那到底是为什么?

回想这一桩桩事故,有什么是我忽略的吗?我爸因为热水器爆炸身亡,火灭了之后,现场外面也围着许多看客,他们讨论着现场爆炸事故,但我好像并没有听到有人提到我半句,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当时的我应该也在的吧,可是这里的人好像并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一般,好诡异,这里透露出的一切总是带着黑色的未知恐惧的危险和可怕的诡异……

再回想我弟高楼坠落,怎么可能会坐在栏杆上呢?学校会让学生带手机来学校吗?这么想来,真的有许多我忽略之处,像是故意一般让我看到,这些应该不是真实的……我越是这般深入思考越是心慌,额头上的汗不停地划过脸颊,感觉真相即将浮出水面,可就是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到底是差哪一点?

脑海里不断像电影一般播放着这两天的事情,我细细回顾,到底是我忽略了哪一点?我父亲事件是在出租屋,我那时是小学生,应该没有什么特别遗漏的,我弟事件是在学校,但我看到画面前是在别墅,这应该是亡灵别墅,所以我看到了我弟,继而知道他死亡的原因,那我是为什么会在别墅?好像是看到有人在排队,我想好奇想要了解,被当成是他们的一员,排队就进来了,在那之前,我又是在哪的?

我好像是在一个教室,在等着点名进后面的那个小黑门,听说门后是非常可怕的东西,我和一个老奶奶聊天,然后,然后,然后她问我是怎么去世的,我不知道,然后,然后……我就走到别墅门口了。

我知道了!重点就是我是怎么死的,对,只要我知道,那真相就会出来了,真相……那我是怎么死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优雅成功职业女性,天真无知少女,幼稚儿童……哪个是我?我是什么时候死的?我因为什么而死的?天呐!我都没有印象,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脑子越来越疼,脑门上的汗也不停,只想着这是为什么?突然,我醒了,睁开双眼看着熟悉的房间,床头的娃娃,梳妆台,被窗帘挡住的阳光,这不是酒店,是我的房间,我身上被汗浸湿的睡衣提醒着我,这只是个梦,只是一个梦,只是梦……

我想起梦中的弟弟,老爸和老妈,急忙打开房门,看到我弟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玩手机,我爸端着碟菜走出厨房,抬头看见我,说道:“睡醒啦?刷牙洗脸吃早餐吧!站着干嘛?”厨房里传来妈妈炒菜时锅铲与锅亲密接触的声音,看着熟悉又有温度的早上,嘴角扬起一抹笑,真好!

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幸好,一切都是假的!

幸好,那是梦!

幸好,你们还在!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心情随笔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