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谁的白皮书 第一话

  她按下了床头的黑色闹钟,屋里的摆设还是他在时的那个样子,冷色调的油,地板的绒布有些脱胶了,她顺手绾了个日氏发髻,晃荡着深灰色毛衣,特意买大了一码,空荡的躯体显得十分渺小。

苏久彻,原籍深圳,2012年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工作与上海某出版社签约,成为职业作家。

     这种生活节奏恰恰是她现在所需要的 ,她的身体不太好,她的心脏与别人不太一样,是一室一厅,平常她是不擦脂粉跟口红的,方便医生观察血色。好在紧赶慢赶日子里,总能经营出一本书,一碗饭,一盏茶,一束光…

  

    5月份,苏久彻与日本摄影师绫濑真堇合作的实录《树.洞》,拿下当月最高的销量记录,她打开邮箱,本月收到了《读者》期刊的约稿,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可忙的。

    苏久彻从冰箱取出前天的吐司,锅里煮着咖啡,她随手抽了一本杂志,里面收录了当红小说家陈墨的《绅士》,她特别喜欢上面的一句话,“我终于不用活成他喜欢的样子,换句话说,我认为他喜欢的样子。”案版下的屏幕亮了,她往面包上涂了一些果酱,接起了电话,“早上好,主编”

“早,苏久彻,方不方便现在来了公司一趟。”

“行,我20分钟后到。”她一鼓作气,胡乱塞了几口面包,杯里还残留了几滴咖啡,跨上摆在玄关的帆布袋,身上衣装极简,有些暗淡,透着苍白的肤色,空洞而裹上淡灰色的眼神,毫无粉饰,踏上平底鞋,带上门,早上7点。

    上海徐家汇的地铁上一如既往的人声鼎沸,爆号的声响回荡在玻璃通顶,苏久彻被挤在密不透风的车厢,感觉胸口喘不上气,频频刷过的广告牌,行色匆匆的上班族,苏久彻撩了撩发丝,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下一站,陆家嘴。”苏久彻凭借着矮小的身板,随着人潮涌出的地铁站。

       苏久彻拍了拍毛衣,走进出版社大楼,左转,第4个房间,主编在等你。”

“好,谢谢。”   她扣了扣门

“请进。” 梁主编 ,大概有40多岁了,做事雷厉风行说话直来直去,放荡不羁,从来不拐弯抹角。

   “早,苏久彻,上个月的实录销量不错嘛,所以公司打算派你写一本关于旅行和人文风情的书籍。当然,你需要出差大约三个月时间,出差费用公司会报销的,你考虑一下。苏久彻笑了笑,生活里大概还没有什么能够牵绊住自己吧。出去走走,写写文字,都挺好。

   “我没问题,公司能派我去,我很高兴。”

    “那行,策划方案在这里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今晚出发吧。”

     “啊 这么匆忙吗?”

      “对,毕竟耗费三个月的时间在延迟恐怕来不及了。对了,这个文件袋里包含了往返的机票。你核对一下,今晚6:30去深圳的飞机,要辛苦你了。” 梁主编的表情缓和了一下,打开了一包坚果。

      “好,我回去收拾一下行李,那以后的稿件还是由您负责吗?”

      “暂时是这样,出去的时候把出去的时候把发票带到财务室去签个名报销,接下来三个月祝你好运!”

苏久彻微微屈膝,鞠了个躬,离开主编办公室,她

决定到街上去做个头发,再回家收拾行李,

“你好,我想染个黑茶色,发尾微卷。“好,请跟我到这边来。”

现在是周一早上8点多,店里自然不会有什么人,苏久彻翻了翻 通话记录,拔通了谭本柒。

   谭本柒,苏久彻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在一家传媒公司的主管,一头亚麻色短发,在职场上直爽,干练,上了街,又是另一种风情万种
   “谭主管…,中午有空呗, 出来吃个饭。”苏久彻眯着眼,拉长了声音。

    电话那头谭本柒踩着高跟鞋刚从会议室出来,一边夹着电话,一边将方案下达给员工。
    “Amy,照我说的,修改策划方案。 这个广告,大家都回去想一下,明天在会上讨论。”
    “柒…”   “唉,我刚开完会,一定要今天中午吗?最近浦东新区新开了一家海鲜刺身,晚上一起呗。”
     “我这不是要出差嘛,晚上6:30的飞机。”
      “又飞呀,上个月不是才刚刚出的书吗?”
     “哈,我出书的速度总要赶得上你换男朋友的速度吧。”苏久彻鼓了鼓腮班
      “ 我中午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到我公司楼下等我吧。”谭本柒往桌上的绿植喷了点水。
       “行行,知道你是个大忙人。”
    
   做完头发,苏久彻又上商场采购,正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酸奶,面包,水果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她在森系专店的橱窗前停住的脚步,那是最近流行的一款抹茶绿长裙,上半身是褶皱的丝制布料,她神情恍惚,想到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抹新鲜的绿,款式是几年前的,当然拼接的帆布料她至今还记得,她并未买下,每次在橱窗前就是徘徊,她一直期待着,期待着有人能为她买下…

某个夏日,在某座城市的某个角落,车水马龙在门前经过,对接便是周庄,大巴车,行李碰撞声,在空气里落了个空。浮躁的暖阳,慵懒淌进寻常巷陌,倒灌了栀子街头.时光辗转在浮生岁月里,像氢化的果子酒,酸稠,浓厚,徘徊在喉咙口,烧灼,肆然,尽欢…
      打完最后一页书稿,屏幕闪了闪,黯淡  ,她失魂落魄环顾四周,门关上放着乳白色的行李箱,敞开的衣柜,墨绿元素,复古长裙…冒着粉泡泡的蓬蓬裙,纱质在指尖触动,她缓缓蹲下身,还是从前那个少女,只是不敢再天真发愣,她把粉色压在了最底,死死的…
  
      锁上大门,  托着行李,独自走在古镇街头,灰色的单鞋上包裹着一双圆润的小腿,弄堂口的风掀起乳白色的长裙,暮然回首,黯淡了沉醉时光,脚步旋转,升华…旋转的木马没有翅膀,它却能带你飞向远方,旅人不怕孤单…

    她也曾爱过,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冰冷的字幕,试探说晚安,多空乏又白心酸。“她看到那座城市里最大的摩天轮。夜色里,它闪耀着迷人的灯光,许多人登上它,然后走下来。他们说,坐上它可以看到最远最美的风光。只是坐得久了,会有些眩晕吧。

      “曾经说过:我会永远喜欢它”年少轻狂的我们,一字一句,言之凿凿。“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算了吧…不要再说什么对不起,有亏欠都别追究…
      背起行囊,离开故乡,飞机载着旅人去往远方,小电视里放着《乱世佳人》,费雯.丽演的斯嘉丽在床前独白,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子,“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旅客昏昏沉沉,巴黎的夜夜笙歌,灯红酒绿,隔着云雾,那么不真实,遥不可及… 下一站法国。
        森系蓝色衬衫,脚腕上缠着白色丝带,普罗旺斯,薰衣草,那绚烂醉人的浅紫色调,用自然的密语编织着我们向往的浪漫与诗意,六月南法的薰衣草花田,传播着治愈的泡沫,甘草的木质与甜,干燥的咸气味越来越柔和,没有潮湿感,没有土腥气,唯有木质的清苦感气味与空气氧化, 薰衣草的气味逐渐盖过其它气味,只剩浓烈的薰衣草气味和嗡嗡的蜜蜂声,更像是烤焦的甘草,带着逐渐焦糖的气味,晃晃悠悠,桃红粉绿淡相依,肆意张扬…
        空气中沉淀了紫色光晕渗透绵密的浮生日光,远处草垛旁的风车,缓慢转动,上个世纪的黑白美景,带着些许孤单,就这样延续下去,折射阳光的五彩泡沫,紫的双重娇媚,衬衫透着静谧的余香,

不为谁的白皮书 第1章

她按下了床头的黑色闹钟,屋里的摆设还是他在时的那个样子,冷色调的油,地板的绒布有些脱胶了,她顺手绾了个日氏发髻,晃荡着深灰色毛衣,特意买大了一码,空荡的躯体显得十分渺小。

苏久彻,原籍深圳,2012年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工作与上海某出版社签约,成为职业作家。

这种生活节奏恰恰是她现在所需要的 ,她的身体不太好,她的心脏与别人不太一样,是一室一厅,平常她是不擦脂粉跟口红的,方便医生观察血色。好在紧赶慢赶日子里,总能经营出一本书,一碗饭,一盏茶,一束光…

5月份,苏久彻与日本摄影师绫濑真堇合作的实录《树.洞》,拿下当月最高的销量记录,她打开邮箱,本月收到了《读者》期刊的约稿,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可忙的。

苏久彻从冰箱取出前天的吐司,锅里煮着咖啡,她随手抽了一本杂志,里面收录了当红小说家陈墨的《绅士》,她特别喜欢上面的一句话,“我终于不用活成他喜欢的样子,换句话说,我认为他喜欢的样子。”案版下的屏幕亮了,她往面包上涂了一些果酱,接起了电话,“早上好,主编”

“早,苏久彻,方不方便现在来了公司一趟。”

“行,我20分钟后到。”她一鼓作气,胡乱塞了几口面包,杯里还残留了几滴咖啡,跨上摆在玄关的帆布袋,身上衣装极简,有些暗淡,透着苍白的肤色,空洞而裹上淡灰色的眼神,毫无粉饰,踏上平底鞋,带上门,早上7点。

上海徐家汇的地铁上一如既往的人声鼎沸,爆号的声响回荡在玻璃通顶,苏久彻被挤在密不透风的车厢,感觉胸口喘不上气,频频刷过的广告牌,行色匆匆的上班族,苏久彻撩了撩发丝,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下一站,陆家嘴。”苏久彻凭借着矮小的身板,随着人潮涌出的地铁站。

苏久彻拍了拍毛衣,走进出版社大楼,

“左转,第4个房间,主编在等你。”

“好,谢谢。” 她扣了扣门

“请进。” 梁主编 ,大概有40多岁了,做事雷厉风行说话直来直去,放荡不羁,从来不拐弯抹角。

“早,苏久彻,上个月的实录销量不错嘛,所以公司打算派你写一本关于旅行和人文风情的书籍。当然,你需要出差大约三个月时间,出差费用公司会报销的,你考虑一下。苏久彻笑了笑,生活里大概还没有什么能够牵绊住自己吧。出去走走,写写文字,都挺好。

“我没问题,公司能派我去,我很高兴。”

“那行,策划方案在这里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今晚出发吧。”

“啊 这么匆忙吗?”

“对,毕竟耗费三个月的时间在延迟恐怕来不及了。对了,这个文件袋里包含了往返的机票。你核对一下,今晚6:30去深圳的飞机,要辛苦你了。” 梁主编的表情缓和了一下,打开了一包坚果。

“好,我回去收拾一下行李,那以后的稿件还是由您负责吗?”

“暂时是这样,出去的时候把出去的时候把发票带到财务室去签个名报销,接下来三个月祝你好运!”

苏久彻微微屈膝,鞠了个躬,离开主编办公室。

她决定到街上去做个头发,再回家收拾行李,

“你好,我想染个黑茶色,发尾微卷。”

“好,请跟我到这边来。” 现在是周一早上8点多,店里自然不会有什么人,苏久彻翻了翻 通话记录,拔通了谭本柒。

谭本柒,苏久彻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在一家传媒公司的主管,一头亚麻色短发,在职场上直爽,干练,上了街,又是另一种风情万种

“谭主管…,中午有空呗, 出来吃个饭。”苏久彻眯着眼,拉长了声音。

电话那头谭本柒踩着高跟鞋刚从会议室出来,一边夹着电话,一边将方案下达给员工。

“Amy,照我说的,修改策划方案。 这个广告,大家都回去想一下,明天在会上讨论。”

“柒…” “唉,我刚开完会,一定要今天中午吗?最近浦东新区新开了一家海鲜刺身,晚上一起呗。”

“我这不是要出差嘛,晚上6:30的飞机。”

“又飞呀,上个月不是才刚刚出的书吗?”

“哈,我出书的速度总要赶得上你换男朋友的速度吧。”苏久彻鼓了鼓腮班

“ 我中午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到我公司楼下等我吧。”谭本柒往桌上的绿植喷了点水。

“行行,知道你是个大忙人。”

做完头发,苏久彻又上商场采购,正当他拎着大包小包的酸奶,面包,水果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她在森系专店的橱窗前停住的脚步,那是最近流行的一款抹茶绿长裙,上半身是褶皱的丝制布料,她神情恍惚,想到当年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抹新鲜的绿,款式是几年前的,当然拼接的帆布料她至今还记得,她并未买下,每次在橱窗前就是徘徊,因为她一直期待着,期待着有人能为她买下…

她在心里说:我等了好久好久,终于有一天我累了,我不愿再等了。 她看都没看商标,很坚决的走进店里,

“你好,帮我把那两件衣服包起来吧。”

“好,请稍等。您看一下,刷卡还是现金?”

苏久彻从商场出来已经正午了,她先把大包小包搬回家,再打车到传媒公司。中途她接了通来自深圳的电话。

“妈,…对,我那天凌晨会到深圳,这次要到各地出差半年。行,那我后天回家一趟… 拜

她靠在门上,一股热浪吹散她的发髻,轻薄的嘴唇发白,温婉的眼角上扬,眼神若有若无,他出门时换的是单鞋,浅蓝色的缀链挽住脚裸,她口中的妈,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母亲,他在5岁的时候被曲靖从孤儿院领养。

曲靖,国立女子中学校长,一年到头的应酬,踩着高跟鞋,目不斜视,工作时最常见的白上衣配黑中长裙。举手投足都透露是标准的名媛淑女气质。她深圳的家,是一个有着四面通透落地窗的临海别墅,闲散时,她会教幼小的苏久彻弹琴,写些现代诗,做些西点,苏久彻的夏裙都是她们一起设计出来的,在物质方面,苏久彻不缺,她也不会觉得这样的二个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苏久彻很争气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夜幕降临后,她们彼此都会觉得少一些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谁都不愿意说出口。

或许旅行就是最好的忘却方式…

“嘿,我看到你了。”谭本柒踩着高跟鞋小踏步向她跑来。

“最近忙吧?” “还好,在竞争一个大项目,那个合作方要求倒是挺多,别的就没给我们一点准信。你最近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还是踏踏实实的把那本小说写完吧,谁像你似的,天天生活那么丰富。”

谭本柒搂着她的胳膊,“我跟你说,上一周我们公司开年会,那叫一个帅哥美女云集的地方,我撞上了一位先生,你猜怎么着?他跟我聊了两个小时,说是手机没电了,借我手机用一下,结果就直接 存了我的号码…

苏久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别被人骗了呀。”

他记起上次谭本柒喝得伶仃大醉,还是她把她背回家的。她其实很讨厌那种灯红酒绿的地方,苏久彻从上大学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去过酒吧。

传媒大学2012届的学生都知道,她有个外号叫弦儿。就是表面的意思,不管是表情还是精神上都绷得跟弦一样。
      “你这次要去多久呀?”
      “快的话就半年吧。”
      “嗯…好吃,你要去那么久呀。那么今天这一顿…”谭本柒满嘴油,说话含糊不清。
       “我请…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