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谁的白皮书 第2话

唉,你知道吗?韩涵去英国了。” 苏久彻咬着筷子撇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
      “你跟他还有联系啊。”  
       “恩,我有PD每个人成员的微信。他还问起你呢,你不是有加他吗?”她撅起嘴,看着呆滞的苏久彻
       “是啊”   PD是他们大学时候的一个野外冒险社团,也不知怎么就认识他们了。但是到现在,他和他们的微信记录还是空的。
       她记得韩涵那时说:“不发消息也可以的。”
反正她也不是太会聊天的人,从了工作上的,她就没加过别人的好友,她最害怕回信息,有时干脆丢在那,假装看不见。

       在他们那一届快要毕业,PD的参加的最后一次比赛,他们的队长在攀登过程中出事了,永远的…,那之后,他们分道扬镳了。

        (饭后)
      “那我走了,到那里给你打电话。”

       “行,忘了说,我挺喜欢上次那个摄影师绫濑真堇的作品。你看一下,能不能要到联系方式?请她帮我拍写真。”
       “写真?没问题。说不定我改天的新书就放你的写真当插图。不过真堇最近在忙一个国际摄影展,我跟她约约看什么时候有空,把你介绍给她行吧?
        “呵呵呵,苏久彻,我爱你”谭本柒一脸坏笑

  锅里熬着蓝莓果酱,苏久彻倒腾着行李,多半是一些很素的衣服,一些杂志…
     “局长,来,来…我呢,要出差半年。先把你送到谭本柒家,好不好?别这样看着我,到了人家家里不准随地拉粑粑,别把屋里的盆打破了。”
“局长”是她养的一只哈士奇。抹茶色的卷毛,透着狗狗沐浴露的味道。它向前蹭了蹭。

“ 讨厌,你别这样。”苏久彻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
   “你看呀…哦,等会,我去开个门。来了,来了…

谭本柒着在门口拎着空袋子,“局长,收拾好了吧?”
“哦对,那这段时间麻烦你了,有很多细节的,你要不拿个笔记本记一下。”
   “笔记本?我从来不带那玩意儿。你说吧,我把录下来就是了。”

  “它的早餐是果酱面包,我已经熬好装在罐子里了。这个沙子呢,一天要换三次,还有呀…”
    苏久彻讲了足足有10分钟,谭本柒靠在沙发上,撕开一袋薯片,打量着苏久彻的行李,一旁的局长舔了舔手机上跳动的秒数。
    “不多就这些,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行,我录下来,你就带这些衣服去,太素了些”
   “我是去记录素材,写稿子,可不得穿的平易近人点。”
    “太拘谨了,难怪哟…,“弦儿”,你这个称号可不是白得的。

“今晚到深圳,明天打算先到曲女士那一趟。”苏久彻面无表情的开始拔掉电源锁窗户锁门。
    “其实吧,我觉得你们俩性格特别合,爱好,作风…
    “我就是她教出来的呀。把“局长”牵出来,那个袋子带上。现在是5:40,打车起码要半个小时,你送我去吧。” 苏久彻在门廊上踩上一双黑色长靴,换了一身抹茶绿的丝制衬衣,配白色短裤黑茶色的鬈发松垮的搭在耳垂边,她扣上锁,回来,又是半个年轮。

(上海虹桥国际机场)

“局长”用它松酥的尾巴在苏久彻脚踝边打转,“乖,走了。” 苏久彻向后挥挥手,目光却直直向前,闪着异样的光芒,她扯下的发梢的牛皮筋,瀑布般的卷在那一刹那垂下,迎着人来人往掀起的风,一丝一毫都张扬着最完美的姿态,不偏不倚的落在锁骨间,换登机牌,苏久彻在落地窗前拍下飞机和天空的模样,喘息的飞机停在被烤焦的跑道上,在夕阳下路的地方,没有绚丽的浮云,只有铺就一片凝重的紫红,低浮的云彩撕裂开一块,燃烧,闪现着浓灯烈焰一般的光芒,透明的小窗裹着宁静的色彩,带着降低的温度,颠覆了那场翻云覆雨的火红,残缺不齐的漏洞正在被蓝调一点点的吞噬,在朋友圈里配上文字“深圳”

  “女士们,先生们。您乘坐的…
    
     
       两小时过后,到达深圳。苏久彻一人拖着行李,上了机场口的公交车,高架桥上的车灯交织成朦胧的光影,高楼大厦闪烁的醉人的霓虹灯,倒灌了整座城。她胸前晃荡着耳机线,眼镜架滑落到鼻尖,听世界那头懒散的音质碰撞了喇叭的声响,啜着一杯寡淡的青柠汁,他兜兜转转转快10年了,又回到这儿。

手机开机,跳出了一条朋友圈留言,“彻,你回来了。我是韩涵,有空吗?”        一  “立刻有。”

     一“那我把定位发给你。”

苏久彻拉着行李箱,走上台阶,按响了门铃

电动门缓缓向两侧展开,苏久彻弯下身,解开鞋带,
“回来了,彻子 ” 曲女士熬着面膜,端着一杯咖啡从旋转楼梯上绶慢下来,
“怎么突然想起来回家了?”曲女士的脸上看不见一丝波澜起伏,她总是保持着这样知信的神态

“最近我在撰写一本实录,要到各个地方去收集素材,刚好去深圳,回来住我就方便点,过两天我就走了,您过得还不错?”苏久彻对着沙发上散落的名牌包装眯起了眼。
曲女士顺手指了指它们,“嗯,最近要处理学校投资方常务理事,是有些忙,你看我这白头发都出来了。工作还顺心吧?我买了你前段时间的实录,上了本月的热门书目,估计会重刷吧。你饿了吗? 我去厨房给你煮面吧。”
“没事,我一会出去跟韩涵见个面,他从英国回来了。你怎么把保姆给辞了吗?”苏久彻靠在沙发上,这样的对话让她的喉咙有些干涩。
“还是想自己多动动手吧。除了工作,就算是给自己分配一些家务吧。”…

“ 嘿,这呢” 韩涵在马路对面冲苏久彻挥手,还是那副老样子,酷爱简洁明了的衬衫,半滑落的眼镜,不修边幅,肆意的短发,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
“几年没见,怎么突然回来了?看这样子,商业精英啊。”苏久彻带着琢磨不透眼神。
“先进去吧,说来话长了。霍老,哎呀,好久不见了,老样子,久彻,你呢?”
“你是了解我的,霍老。”苏久彻回头看了看,身后这个不大的海边日料店,门帘背后,小男孩打破了茶盏,面色腊黄的妇女弯腰捡起碎片,操着方言,冲着角落爬上趴下的男孩,对桌的男人,紧闭着嘴,重重放下叉子,推开散架的寿司。
苏久彻低头,一笑,“行,给你调一杯不加酒精的鸡尾酒。今天的主打菜单是芒果。正好啊,早上从北海到快递过来新鲜的刺身。”霍老满意的看着他俩。
“一会 ,过来喝一杯。”
“说说吧,过得怎么样?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大三那年就去英国留学了吧?”
“对,我上周刚回来的。也就混了个学位,现在在比安提(战略咨询公司)做pm,看你的样子,过的挺好?”
“还行,比刚开始好多了,写写书,也还能混下去,我其实是来出差的,你看我的笔记本都带来了,为的就是能实时采录最真实的人间故事,其他人都怎么样了?”苏久彻不由自主地摊开本子,身体向前微倾。
“你是说PD成员吗?没那么简单,吴潇大学倒是念完了,出来连续找几家公司,换了几个工作。他总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那小子就没对正事上过心,所以喽,过了实习期就下岗。自己开了一家台球俱乐部,生意不大好。左庚回家乡工作了,他大概是混的最安逸的一个吧。还有就是… 我们的矶先生,你不是要收集私密故事吗?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韩涵猛的灌了一口威士忌,舒展了面部,看了一眼苏久彻,职业性的姿态和认真的眼神,扭头不明所以的就笑开了。
“你认识,但我要是不告诉你,你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

(以下为苏久彻整理的文稿)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心情随笔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