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愿你的冬日不缺暖阳

父母的感情一直不融洽,父亲几年前就因工作在各大洲奔波。家里只有我和母亲一起生活。

为此我挺纳闷,母亲情绪暴躁,说话不动听,但做事有条理,细心,尽管慢些。父亲生活邋遢,但不拘小节,思维广阔。我不明白,没有人没有缺点,但为什么两个相对不错的人一起生活,就是没办法包容彼此,生活不开心呢。

有时回到家,看到争吵的父母,心里头难受,都不会觉得这里是我的家,它只是千千万万楼房中能够接纳我们的一所屋子。但每次静下心来,还是会陪着父母好好在同一张桌前吃饭。我知道,父母离不开我,就像我离不开他们一样,就算他们拥有世界上最贵的钻石珠宝,我还是父母的一切。

期末考试结束,晚上我得空在街边闲走。途中我撞见下班回家的母亲。莴笋叶尖冒出了旧布袋,应该是下班顺路买完菜。我兴致勃勃奔向母亲,一手拍拍她的肩打招呼,一手接过装满菜的布袋子。

天空像被墨水涂抹得一样浓黑。在灯光光璀璨的街道的衬托下,冬日的夜空更加深邃幽静,让人不免感到一丝孤独和凄凉。黄绿交纵的老树在寒风中摇曳不定,它变换着身姿,那街头灯火阑珊处便隐没在点点碎叶里。我感到有些冷,靠近了母亲。

我们走到楼道间,我提着菜开始有些吃力。想到母亲平日里下了班,总会用旧布袋给我捎点超市里的水果点心,加上公司的文件和买的日常食品,多重啊,身边没有父亲的协助,母亲扛下了所有。我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邻里人群中,才发觉母亲的背驼得厉害,沉默了。

我很粗心,经常做错事,比如我擦干桌子后又会将它沾上水、出门前换好鞋有要进房间踩脏地板、做饭后没有盖上装盐的盖子……母亲总是因为我犯错而恼火,之前我还为此不悦,一连几天与母亲冷脸相对,现在想想,真是太不争气,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

我们到了家,我赶紧试干泪。正至冬季,街边十分萧条,偶尔有几辆轿车呼啸而过,只留下几串淡烟轻飘地散开。

“我和你爸彻底离。”一声冷不丁的话,传入耳畔。我预想过这个结果,但冰冷的话语仍是湿润在了我的热框。我思绪如乱麻:“怎么说这……”“想到就说了。”母亲霸道地过分。今夜的风很细,像水一样渗透进屋,渗透进我的心,很冰。我在没说一句话,我的心被击成了碎片,还得自己拾起。母亲自顾自开始向我骂起父亲,我努力回避她的话。母亲的怒吼越来越大声,我的内心越来越紧揪。

我强迫自己冷静起来,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我想,最失败的家庭莫过于此:不算富裕,夫妻不和,连孩子也想逃离它。想到自己的家,每年父亲回到家,家里仅剩的一丝笑声都会消散,在这个满是争吵的屋子里,我甚至会感到迎面的压迫,并以逃离这个家为目的去学习。

后来连母亲也沉默了。她的嗓子哽咽,润色从眼眶蔓延到耳根,我注意到她别过脸,泣不成声。她努力喘了几口气,近乎歇斯底里嘶喊道:“你就不能多体谅我一点吗!就不能和我心贴心吗!除了我妈妈,只有你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粒一粒从眼眶里掉落,我不愿擦干,也止不住哭泣。校裤上湿润一片,那深深浅浅的颜色像极了母亲脸上的小斑。

我的母亲,她暴躁、不讲理、说话不顾及我的感受。我曾一度忍受不了强势的她。但这一次,她第一次向我哭了,哭的那样惨。我明白成年人的世界很复杂,却不明白母亲的怒火更是对那个复杂世界的宣泄,而不只是源于我的错误。我总是希望母亲能对我多一份温柔,却没发现母亲也是脆弱敏感的女孩,也需要所爱的人的安慰。

岁月与生活迫使她披上尖锐的盔甲,去保护自己的孩子。卸下盔甲,疲倦与无助才是母亲的本色。

这是冬季的一个夜晚,寒风凛冽,十里南下,冰冷吹破耳。屋里头也冻的不像话,寒风穿透进来,刺进我们敏感的心,我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月亮也该睡了。我们都缓和了情绪,随后,我为母亲试净冰冷的泪;睡前,母亲为我盖好温暖的被。

我们总是希望着等待着所爱的人可以看出自己的窘迫,主动为我们分担心事带来的烦恼,殊不知,爱你的人也在这样等你。渐渐地,我与你在彼此的等待中产生了隔阂和失望。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先开口,如果你真的希望能感受到你爱的人对你明显的关心与理解。那么,母亲,我深深地爱着你,体谅你。

愿你的心声有人倾听,愿你的冬日不缺暖阳。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