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乡土童年 | 12.我们的节日

直到上了学,才渐渐知道有一个专属于我们小孩子的日子——“六一”儿童节。

五月,树上的青桔又挂满了枝头,小镇又街头巷尾摆上了一筐筐青桔,学校里时不时有同学的袖子和指尖散出青桔的味道……这个味道越浓,这个专属的日子就越近了。

一天下午,班主任岳老师领着一群高年级的同学来到了教室,让他们分别坐在了我们的身边。岳老师告诉我们:这个儿童节,我们要加入少先队,成为光荣的少先队员了。因为我们会写的字太少,这些大哥哥大姐姐是来帮我们写入队申请的。

坐在我旁边的是个高高大大的哥哥。他穿着白衬衣,戴着红领巾。红领巾映着他肉嘟嘟的脸,白里透着红,还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和骄傲。

他从我的铁皮文具盒里拿出一只笔,开始在老师事先准备好的纸上写起来。笔尖在他的掌握下,从左边移到右边,再从左边移到右边,一排又一排。我半趴在课桌上,探着头凑近了看——的确,他写的好多字我都不认识。但是,他握笔的指尖却发出浓浓的青桔的味儿。我喜欢那种味道,闻到那个味道,会忍不住想起满树的,满筐的青桔,想象不久之前,身边这个哥哥剥青桔时,指甲掐进桔皮,桔皮便喷出一股股汁水的情景……

申请书写完了。大哥哥把那支笔递给我。我分明地闻到了那支笔上也有了青桔的味道。

一个星期之后,我和同学们在高年级同学的掌声中站在操场中间:穿着白衬衣,戴着红领巾,脚上还蹬着白胶鞋。

那年六一,我们齐声呼喊着“时刻准备着!”

那年六一,我们的脸上都泛着红光,透着得意与骄傲。

而我,从那一天开始记住了儿童节。奇怪的是,我印象中的儿童节除了红领巾、白衬衣、白胶鞋,总有一股青桔子的味儿。

“六一”虽然只是一天,但是节日的笑声总会提前到来。五月过半,各班各年级就开始为儿童节的表演排练节目了。

二年级,岳老师为我们编排了一个舞蹈——《小背篓》,几乎全班同学都参加了。

“小背篓,晃悠悠。笑声中,妈妈把我背下了吊脚楼……”在录音机播放的歌声中,我们围成一个大圈,双手放在肩头,模仿抓着背篓的样子,一蹦一跳往前走,双脚交替往后勾——岳老师一边和着音乐,一边数着节拍,不时还冲着我们喊:

“使劲!用力!脑袋往后看,让脚后跟儿踢着自己的屁股!”

可能女孩子都天生由跳舞的天赋,看起来真像一个个小姑娘背着竹篓在蹦蹦跳跳。可男生跳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有的身体直直的,跳起来像个弹簧人,要是把手向前伸直,就像一群僵尸;有的弯下了腰,跳的步子也太大,倒成了靠一条腿蹦跶的袋鼠…..跳着跳着,我们都被自己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一笑,就更不像样子,最后全体男生都被岳老师一顿训,罚到一边站着当观众了。

录音机里的《小背篓》还在唱着,女生们还岳老师的指挥下跳着。站在一边受罚的我们,却还是会在老师背过身去的时候忍不住地笑,我们也不知在笑那些女生,还是笑我们自己……

大概是看我们“烂泥扶不上墙”,以后的儿童节,岳老师不再教男生跳那些柔美的舞蹈,倒让我们男生自己折腾:三年级,我们的小合唱《大约在冬季》排练到一半,因为“不合时宜”被否决了;四年级,我们照着电视排练了霹雳舞,在我们还在担心有“踩肩膀”、“走人桥”这些危险动作而被再次否决的时候,岳老师却宣布让我们上场…..

最后正式表演的情景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排练的过程在脑海里,总那么清晰。

六一当天,才是最开心的。

那天,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最重要的是,再吝啬的父母都不会拒绝小孩子向他们讨要一点零花钱。 穷人家一两毛,富人家一两块。虽然比起过年的压岁钱少了很多,但这钱着实是可以自己支配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那天,我终于从父母那里要到了一毛钱。

这一毛钱,其中五分必定要用去买来一盒“颗颗香干”。

颗颗香干,其实就是豆腐干,很干很干那种,大小如一粒粒黄豆,用火柴盒一样大小的印着图案的盒子装了。不知谁赋予了它那么好听的名字,而它的确很香。

取一颗放进嘴里,细细地嚼着,慢慢地嚼着。就这么一颗一颗地嚼,小小的一盒颗颗香干通常能嚼上大半天,嘴里香上大半天,也能让自己幸福大半天。

待到夕阳滑落到山顶时,我便用剩下的五分钱去买冰棍。

卖冰棍的老板从上午到下午,一直守在学校门口。冰棍就在他自行车货架上那个木箱里。那是一个绿色的四四方方的箱子,上面盖了一张大大的白毛巾,揭开毛巾,显先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带把的盖子。

“买一个冰棍!”我说。

老板在揭开盖子,在绿色的箱子里捣腾几下,取出一支冰棍来。

虽然那支冰棍被白色带花的薄油纸包着,可是很明显,本该小砖块一样的冰棍,几个角的轮廓因为部分融化已经模糊了。

老板又伸手进去拿出一个一样开始融化的冰棍,然后把俩冰棍一起递给我,说:

“今天儿童节,奖励你一个。”

五分钱买了两个冰棍,我高兴好一阵子。冰棍凉凉的,甜甜的,伴着颗颗香干的香味在口中慢慢融化……

其实,我一直想要一把玩具手枪,可以发射塑料子弹的那种。从看到别人玩的那一刻起,我就想买一把,可是它太贵了,要一块八一把。我也曾想把“六一”的零花钱攒起来去买,可惜一年又一年,我始终受不了颗颗香干、冰棍的诱惑,一次又一次放弃。

所以,在那些属于我们的节日里,我总是一边享受颗颗香干和冰棍的香甜,一边忍受着买不起那把玩具枪的遗憾。

就这样,一边快乐,一边哀叹,一边盼着下一个儿童节……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