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事本容不了的东西

时光荏苒,已不能写尽生活的点滴,记忆总得打包、标签。以方便找回记忆!

烟头的微光只能点亮我记忆的碎片:奶奶身后我依然胆怯,长胡子苏老汉——这个“坏人”背着背篓拍着脚板我让发虚,这是我最怕的生物了,也成了大人恐吓我的法宝!

我家是独庄——在村子的最上面,我最好的玩伴也就是我比我小三岁的弟弟,不敢想我那四五年是如何过来的;我能做的当然比他多多了,这也练就了我的自大。等八岁后才知道,还有能挑动两桶泉水孩子,随之而来的就是大人话语中的比对和我的羞愤……

泉眼的出水量永远赶不上我们的需求,一个个用的发亮,形状各异的塑胶桶、木桶整齐地排成长队,每隔一段时间向前挪动,旁边不宽敞的地方被我们踩的发亮,还有被晒焉了的灯花叶子……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