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月光

外婆的怀里酣睡着玩累了的孩儿,孩儿的怀里酣睡着那小小的木偶……

窗前的月光洒落在已旧得发黄发皱的老照片上,照片上的两个人,一个是我,而身旁的那个人匍匐着腰,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笑得无比皎洁。月光吹散我的心绪,放下纸笔,去安然受这月光一场洗礼,慢慢,往事便趁如今夜月光涌现朦胧之中。想来,我也有许久没回外婆家了。

回家的小巷里是昨时雨后的一片泥泞,我撑着小伞渡步其间。那时的夜并不深,巷里无路灯,借着依稀月光,倒还看得见,更照得那两旁多年丛生黯然的大树像是裹上了冬日的银装。

我在收起伞之时,跑入了屋檐之下。外婆惯有耳聋的老毛病,没发觉,孤独坐在长凳上,轻轻扇着蒲扇,看着那电视里的戏人唱曲。我将伞倚在门前,踏了进去,轻唤外婆一声。我分明见她猛然一颤,才回头看向我。外婆眼里都是光,很皎洁。她起身,一时不知所措,愣了许时,才招呼着我坐下。

我拘谨地坐在长凳上,外婆却另搬了张椅子,坐在我对面。不知为何,没有道破,但都不约而同地彼此生分了。

我陌生地凝视着周遭熟悉的一切,外婆的家是我的另一家,是我成长的地方。我的童年,几乎都是在这度过的。

“你都好久没来看外婆了,小时候你还说你不会忘了外婆呢,看来都是些唬我的话。”外婆的话语听不出半点指责,她搬动椅子,又坐得离我更近了些。

我支支吾吾了半晌:“学习忙。”

“哦……也对,毕竟学习重要。”外婆有些失望。

我好容易不再耷拉着头,抬起来看着她。外婆这几年老得快,相比前些年我还未读初中时天天都能够看见她,外婆确乎是老了许多。我见月光照进,轻落在她的发丝上,外婆又笑道:“你先一个人候着,我拿样东西,你瞅瞅。”

我点头应允,外婆便转身离开了。

外婆家里其实一成不变,电视机下的老相框中还挂着那张我也有的照片。我内心十分埋怨自己,埋怨刚刚自己的冷淡,到底忘却了来之时的初衷,不正是怀念那相框里的人。

我听见外婆下楼的脚步声,便又匆忙寻回原乡的位置坐下。外婆眼里都是光,很皎洁。她手中紧攥着一个木偶。

她掩不住地欣喜着,轻轻拂去那木偶上的多年尘灰,又递给了我。我接过,照在月光下那木偶脸上歪歪扭扭的笑容,显得格外亲切。

我非常熟悉,且清楚地知道,木偶是小时候心灵手巧的外婆雕给我的,那上面歪歪扭扭的笑容是很熟悉很熟悉的印记。所幸积淀了多年的尘垢,那笑容没有被掩埋了。

我看向外婆,她便一直看着我,目光很温柔,很皎洁,深邃之中,熙熙攘攘,与那门外的月光一般,常伴左右。

我有些哽咽,便逃离目光看向门外,记忆闯入眼帘:

孩儿坐在门外的椅子上靠着他外婆的腿酣睡,他外婆便轻轻摇着蒲扇,笑得格外温柔。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皎洁。外婆的怀里酣睡着玩累了的孩儿,孩儿的怀里酣睡着那小小的木偶……

每每在窗边,月光一样地洒落在那张泛黄的老相片上,我一样地被扰乱了思绪,只得放下纸笔,任凭月光洗礼,然后,心底又被唤起了那美好的回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欣赏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