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冠军

我是冠军

我很喜欢打乒乓球,经常到一个球馆进行交流,而其他打球者一般不固定在一个球馆,他们在多个球馆间来回走动,也好像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很少互相留联系方式,大家都不知道彼此真实姓名,只知道绰号。不过球馆会登记每个来打过球的人的信息,并用积分来记录每个人的成绩,赢一场球得若干分,并将其累计。

我在小学期间参加过半年集训,在同龄孩子中算是会打球的,一直到参加工作后,在单位中也算是打的比较好的。可是到了球馆就不一样了,那里的高手太多了,我的水平基本属于垫底级的,不管是老头、女人,学生、少年,随便一出手就能给我来个3:0。

一次,门口推车卖红薯的农村妇女跑进了球馆,看见我在那里站着,就对我说:你现在没事,我们两个打一会吧。我说:你也会打球? 她说:整天看电视上打球,今天学学吧。于是,她随便找了个拍子开始和我挥拍对阵。我刚开始没把她当回事,哪知道对方是:“爬到电线杆上打招呼—让我看见高手了”,而我则是:“坐在飞机上钓鱼—差的太远了”。她怪招连连,有时看她简直就像牙买加的博尔特—动作太快了,我使出了浑身解数也不沾边。人家打了两局说还要去卖红薯,就走了。

就这样,我总是输多赢少,球场战绩始终不佳。但由于自己酷爱打球,所以我仍然坚持着。

时间长了,我逐渐发现了球馆的规则:不仅赢球有积分,输了也有积分。再后来我又发现,不但输了球有积分,即使你不打球,只要去球馆转一圈也有积分。

到了冬天,打球比较麻烦,打球前要换掉棉衣厚裤,打球后一身汗,还要再换上棉衣裤,球馆的条件不太好、还冷,每次换衣服都是我的一个“负担”,于是,干脆经常到球馆转转、看看,不打球。

年底,球馆公布了积分排名,我竟然名列榜首、排在了第一。很多不认识我的人看到成绩表后纷纷议论:不用说,积分最高的那个人一定是专业队的。另一个人则说:就是,我在省体工大队见到过他,我们有机会一定要向他学习学习。大家都争相与我认识,他们称我为“冠军”。

球馆红火一段时间后,打球的人渐渐越来越少了,球馆也索性将乒乓球台上的网都撤掉,准备了一些茶壶、茶碗,让人们聊天喝茶。

我还是经常去,积分表上我仍然保持着第一。

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球馆的大门落了锁,但刷脸机依然挂在门外的墙上。

只有我,坚持每天去刷脸,我:还是冠军。

郑州工程技术学院 周铜

电话:13803831063

Email:tzhou901@sina.com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