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伯利亚下的低语

即使经过了一个夜晚,鹅毛般的大雪依旧没有丝毫停歇的意图。那些经过炮火的洗礼而变得焦黑的大楼也因此被染成白色,似乎正在催促人们快点忘记那场战争。

 公园的长椅上正坐着一个虚弱不堪的男人,刺骨的寒风使他本能的蜷缩起身子,似乎这样可以使他暖和一点。

 这般寒冷的天气让他的大脑不由自主的勾画出曾与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你好,请问你是‘思忆舰’的指挥官吗?我叫洛文溪请多多指教”眼前这位穿着蓝色大衣的黑发少女向他说道。

 “嗯,我是。我叫洛雨晴,请多多指教!”黑衣男子轻声说到。

 “诶!我们同姓吗?这可真有意思!”少女惊呼的说。

 洛雨晴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或许因为天气过于寒冷使他腿上的枪伤比以往还要疼上个数百倍。所以他还没走几步,便因为这过分的疼痛而瘫倒在地。

 “你看上去挺冷的,要不要加一件衣服?”黑发少女边脱外套边问。

 “诶?这怎么可以,你才是女孩子诶。”

 洛雨晴躺在雪地上摸了摸自己的脸,真是冰的骇人,这使他想起死人的脸也是这般温度。

 “你不是胃不好吗?多吃点!”黑发少女又给男子加了块肉放在碗里。

 “不要啊,最近伙食太好了,我都把肉吃腻了。”

 “要荤素搭配哦,不可以挑食。”黑发少女用双手支着下巴笑着说。

 又是阵阵如同刀割的刺痛感从胃部传来,不过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为他心急如焚的找胃药了,冷汗很快渗透了洛雨晴的衣服,就连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

 “呐,只有家人才是可以接吻的哦,你有兴趣成为我的家人吗?”少女打趣的问到。

 眼前的世界已经开始慢慢被黑色所代替,这一睡就是永远了吧?“我愿意……”洛雨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说道,只可惜这个答复太晚了。

 曾经触手可及的一切如今却遥不可及,昨天多么美好,今天却多么残酷。

可是如今的一切不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如果不是他执意请求中央允许自己开赴“思忆舰”深入西伯利亚追击敌人,这里怎会成为大家的坟墓。

 “真是抱歉,我连你最后一个请求都没法实现……”洛雨晴缓缓闭上眼睛,这所有的一切将很快被西伯利亚的大雪所淹没……即使经过了一个夜晚,鹅毛般的大雪依旧没有丝毫停歇的意图。那些经过炮火的洗礼而变得焦黑的大楼也因此被染成白色,似乎正在催促人们快点忘记那场战争。

  公园的长椅上正坐着一个虚弱不堪的男人,刺骨的寒风使他本能的蜷缩起身子,似乎这样可以使他暖和一点。

  这般寒冷的天气让他的大脑不由自主的勾画出曾与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你好,请问你是‘思忆舰’的指挥官吗?我叫洛文溪请多多指教”眼前这位穿着蓝色大衣的黑发少女向他说道。

  “嗯,我是。我叫洛雨晴,请多多指教!”黑衣男子轻声说到。

  “诶!我们同姓吗?这可真有意思!”少女惊呼的说。

  洛雨晴艰难的站了起来,他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或许因为天气过于寒冷使他腿上的枪伤比以往还要疼上个数百倍。所以他还没走几步,便因为这过分的疼痛而瘫倒在地。

  “你看上去挺冷的,要不要加一件衣服?”黑发少女边脱外套边问。

  “诶?这怎么可以,你才是女孩子诶。”

  洛雨晴躺在雪地上摸了摸自己的脸,真是冰的骇人,这使他想起死人的脸也是这般温度。

  “你不是胃不好吗?多吃点!”黑发少女又给男子加了块肉放在碗里。

  “不要啊,最近伙食太好了,我都把肉吃腻了。”

  “要荤素搭配哦,不可以挑食。”黑发少女用双手支着下巴笑着说。

  又是阵阵如同刀割的刺痛感从胃部传来,不过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为他心急如焚的找胃药了,冷汗很快渗透了洛雨晴的衣服,就连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

  “呐,只有家人才是可以接吻的哦,你有兴趣成为我的家人吗?”少女打趣的问到。

  眼前的世界已经开始慢慢被黑色所代替,这一睡就是永远了吧?“我愿意……”洛雨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说道,只可惜这个答复太晚了。

  曾经触手可及的一切如今却遥不可及,昨天多么美好,今天却多么残酷。

可是如今的一切不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如果不是他执意请求中央允许自己开赴“思忆舰”深入西伯利亚追击敌人,这里怎会成为大家的坟墓。

  “真是抱歉,我连你最后一个请求都没法实现……”洛雨晴缓缓闭上眼睛,这所有的一切将很快被西伯利亚的大雪所淹没……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短篇小说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