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囧在电梯中

囧在电梯中

说好了星期天要和姐妹们一起出去耍,董丽对着梳妆台正在梳妆打扮,她换上了一件卡其色有机玻璃纽扣西装,满意的笑了笑,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妩媚的笑脸。准备出门。

门铃开始“叮呤”的响了起来。“谁这么讨厌呀?星期天还不让人安稳。”董丽嘟囔着走出卧室。“谁呀?”她拿起可视对讲机,显示屏里出现一个清秀的男子头像。“董女士是吧,我是快递公司的,”他说着,从兜里掏出证件在面前证明了一下,“有几件您的物品,请您签收。”董丽应了一声,顺手按了一下按纽,把大楼外边的防盗门打开了。“董女士,你等等,”显示屏的男子着急的又说着:“您的货很多,我一次拿不上来,剩下的放在楼下,我怕会丢失了,能不能麻烦你下来帮我一下,谢谢了。”“好吧,你等着。”说完她放下对讲机的话筒。“真麻烦,还得自己下去一下,是哪一家快递公司呀,什么服务质量?”董丽嘴里埋怨着,一边扣着西装上的有机玻璃纽扣,就转身出门了。

囧在电梯中

她把门虚掩好,快步走到电梯里,对着上面的按键1点了下,电梯门嗡的一声关上了,开始哗哗做响的向一楼滑去。

每次乘坐这部老旧的电梯,董丽都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如果不是她家住在26楼,每次上下楼层,她宁可选择走楼梯!在电梯里听着哗啦哗啦的响动,总叫董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生怕它什么时候就寿终正寝了,自己也得被它连累了!好容易到了一楼,电梯还算正常,董丽长舒了一口气。抬头看去,送货员正站在门口,旁边是一大堆东西在横七竖八的摆放着。“董女士,不好意思麻烦你了。”送货员很有礼貌的向董丽说道,脸上还带着真诚的微笑!

囧在电梯中

董丽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子,他年龄不大,也就在20多一点吧,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白净的脸上挂着一副无边儿眼睛,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的,更象是一个学生而不是一个快递公司的送货员!

囧在电梯中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他,董丽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身上带着的那种浓浓的书卷气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虽然他们的长相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但是他们共同拥有的学生气息,还是让董丽第一眼看上去就对这个送货员有了好感。“哦,没关系的。”董丽笑着回答他,对着送货得彬彬有理,刚才地埋怨早就不翼而飞了。

囧在电梯中

“这是你的送货单据,麻烦你签收一下。”董丽接过来瞥了一眼,原来是她弟弟董刚发的货。董刚在市里开了一个精品店,因为生意不好,就关闭了,剩下的一堆没有处理干净的货物就准备先放到她家里来。姐弟俩前两天在电话里联系过这个事情,只是董丽没有想到这么快弟弟就把店关闭了。“如果没有问题,请您把单据和车上的货物对照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送货员在一旁有礼貌的说着。“哦,没有问题,麻烦你把东西往上拿吧。”董丽笑了笑,在单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囧在电梯中

本来以为没有多少东西,可是董丽在电梯里按着开启键按的手都酸了,送货员还是没有拿完,一堆一堆的东西很快的把不太宽敞的电梯塞的满满的。看着那些体积很大的布玩具、礼品盒,董丽不禁开始埋怨起弟弟来:“这么多东西往那里放吧,虽然家里的房子很大,可是突然多了这么大一堆东西,也实在是不好摆放呀。”终于,在电梯最后一点空间都被塞满的时候,送货员终于把货物拿干净了,电梯里几乎没有再容纳一个人的空间,他勉强的挤了进来,身体完全接触到董丽的背上,弄得董丽很难为情,脸上泛起了红晕。董丽的手指按在26楼的按键上,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了,随后,它发出一阵别扭的吱吱声,开始艰难的向上升去。

囧在电梯中

电梯刚升到2层,董丽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满满的东西把她和年轻的送货员紧紧地挤在一起,连转身都很困难,在这么热的天气下,大家都穿的很少,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互相紧紧的贴在一起,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她觉得这样实在是不好意思,董丽的脸腾一下泛起了红晕,便有意识的用两只手合了合有机玻璃纽扣西装的衣领。年轻的送货员看见董丽似乎发觉了自己的失礼,他的脸上红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尽量把身体向后靠。一时间,电梯里弥漫着一种让人尴尬的气氛。

囧在电梯中

电梯在沉闷气氛下继续上升着,董丽为了摆脱这种让自己有些难堪的局面,便故做轻松的问着:“小伙子今年多大了?”“董女士,我今年正好20岁。”送货员听见董丽的话,急忙回答道。董丽看见他这么拘谨,笑了笑,说道:“哎呀,小伙子,别一口一个女士的叫,也显得太见外了,看你和我儿子的年龄差不多大,就叫我阿姨好了。

囧在电梯中

突然电梯咚的一声,不动了。董丽害怕起来,她按了几下按键电梯没有反应,接下来是死一样寂静。无声无息 。董丽哆了哆嗦拨通物业公司值班电话向其求援。当董丽得到满意的答复,心里也安定了许多,对送货员说:“小张,没事了,保安已经去找人了,一会我们就能出去了,不用害怕。”“哦,”送货员在她后面应了一声,明显的放松了许多。因为紧张而绷的直直的身体也轻松下来。

囧在电梯中

“您放心,最多一个小时修理工就能赶来,真的对不起,这段时间只能让您受委屈了,请您千万别介意。”保安小心地应答着。“那好吧,尽量快一些啊。”董丽无奈的回答着,然后拿开手里的话筒,准备扣上。“董女士……”这时候话筒里又传来保安急促的声音。“怎么了?”董丽听见声音,重新把话筒递到耳边。

囧在电梯中

   “您……您还好吧?”保安在话筒一头小心的询问着:“听您的声音好象是您有些不舒服,还有,您……您在电梯里放了好多东西,已经完全的把监视器挡住了,我现在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您……您的情况还好吧?”董丽听见保安地询问,脸上刚刚才消退的红潮立刻又涌了上来。

囧在电梯中

“我……还好,没……没什么事情,麻烦你多催催修理工,让他尽快快一点来。”董丽有些害羞的回答着。保安听见董丽的回答,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又和她诚心的道歉了几句以后就挂断了通话器。瞬间,电梯里又恢复了刚才那种几乎尴尬的让人窒息的平静。

囧在电梯中

    “玎玲玲……,”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却惊醒了两个正处在迷茫状态的人,把他们都重重的吓了一跳。董丽首先丛迷茫中清醒过来。   

“喂……”虽然董丽已经竭力的调节了自己的呼吸,可是大量的仍然没有褪尽的激情还是让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囧在电梯中

“对不起,董女士。”电话那头传来保安员一声歉意的话语:“我们已经通知了电梯修理工,可是由于他现在正在别的小区修理,要赶回来可能还要有一会儿,真的很对不起,可能还要让您在电梯里多委屈一会儿。请您多谅解。”

囧在电梯中

“那……那还要多长时间啊?”董丽心里虽然对于保安的答复有些不满意,可是浑身酥软的她实在没有多余的气力去责问保安了,她只是继续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囧在电梯中

这时候的电梯里寂静的可怕,只有两个人都竭力控制的喘气声还能证明这里面还有人的存在。半晌,董丽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压抑的气氛,她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呃…小张……”“怎么了?董女士……”董丽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送货员一跳,他只是下意识的结结巴巴的回答着,连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那个……那个,呃……这栋大厦的保安也真是差劲,修个电梯还得等这么长时间。”董丽嘴里董乱的和年轻的送货员在侃着,其实说什么并不重要,她只是想借着说话的机会来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能缓和一些。

囧在电梯中

“是啊,还要等那么长时间啊,他们也是真够不负责任的。”其实送货员也想随便的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他马上就接上董丽的话头开始搭咯着。话语一旦有了开始,两个人的情绪便都开始放松下来。他们就这样胡乱的说了一会话,董丽开始觉得就这么背对着人说话实在是有些别扭,同时似乎也不太礼貌。

囧在电梯中

于是董丽也开始小心的把身体转过去,后面的送货员看见董丽的动作,明白了她的意图,也有意识的更加用力的向后退,给董丽留出了一个足够她转身的空间。在两个人的努力下,董丽扯了扯有机玻璃纽扣西装终于艰难的把身体转了过来,她无奈的擦了一把额头上汗水,面对着送货员抱怨的说道:“你看,我弟弟也真是的,这么多的东西都堆到我家,看,连电梯都塞满了,这一会儿搬到家里面,可往哪儿放啊。”“没关系,一会儿我帮你好好摆一下就好了,应该能放下的。”送货员有些奉承的回答着。“哎呀,那可太感谢你了。一会儿还要麻烦你帮我放好,真是不好意思。”董丽听见送货员肯帮她,很高兴的说着。

囧在电梯中

这时候的电梯里已经越来越闷了,流通不顺畅的空间里也显得让人几乎难以呼吸。董丽伸出了手来,又一次把额头上的汗擦干净,由于电梯里的闷热让她浑身都觉得难受,身上的有机玻璃纽扣西装湿透了,她便无意识的解开了最上面的那颗有机玻璃纽扣,想让身体更加凉快一些。

囧在电梯中

就在她就要崩溃的时候,电梯门也悄悄的打开了。“真的对不起,让你们受委屈了。”门一开,训练有素的保安就鞠着躬向董丽道歉着。“没事,没事。”董丽赶紧系上刚才解开的那颗有机玻璃纽扣,假装无所谓的回答着,“你帮我把那个东西搬到屋子里吧。”她觉得自己好象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再和送货员相处下去了。

囧在电梯中

其实年轻的送货员也是一样的。他开始忙乱的帮助保安把东西都挪出电梯以后就匆匆的和董丽说了一声有事要先走了,就继续坐电梯下去了。

囧在电梯中

“太太你没什么事儿吧?”看见董丽的脸上还依然透着没有消散的红潮,保安有些担心的问着。“没事没事。”一身卡其色有机玻璃纽扣西装已经湿透的董丽赶忙回答着。

囧在电梯中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欣赏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