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好看的短篇小说,欢迎投稿!

买码是本地一种赌博的口头语,就是押六合彩。听说庄家在香港,用网络、电话与内地联系。开49个彩号,其中分红、兰、绿三种波段,又分12...
吉嫂把花朵送到鼻子底下闻,闻出一脸花香,一脸灿烂。   吉嫂每天几乎什么事也不做,所做的唯一之事,就是上山摘花,或是去菜地摘花。...
“孩子,请帮我选一束玫瑰,要最好最贵的,明天是情人节,请你们一定按上面的地址帮我送到啊,我听说全市就属你们的花店信誉最好,服务最...
距离两江尾一江头不远处的茶馆里,一位清秀的姑娘躲在茶馆一个角落,闪动着会跳舞的眼睫毛,左顾右盼。一位帅呆的年轻男子来到她面前,...
一   江枫扭头看看车里其他人,都是和他一样紧张,看着陡峭山路,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初夏,还带着一丝凉意,中型旅游大巴车正在...
一   小柔取到爹赵麦生的活检报告单时,手就开始发抖,觳觳觫觫个不停。待她好不容易稳住手,看清楚上面的字,她连日来的担心终于残酷...
那是知识青年接受再教育的年代。公社让我插队的三里屯派一个民兵班,随公社民兵营到据村子很远的地方去修水利工程。都知道修水利是一个...
暴雨下了整整一夜。凌晨,暴雨还在下,没有一点停的迹象。   德根老汉坐在自家堂屋当门,一口接一口抽着老烟袋。望着户外如注的暴雨,...
一   天色刚刚微明,山杏就爬了起来,大明不在家,家里的一应大事小情都落在了山杏的肩上。穿好衣服的山杏走到堂屋,站在堂屋仔细听听...
彩花不是一朵花,她是一株草,一株黄土坡村里随处可见的芨芨草。   黄土高原上的芨芨草适应性强,耐旱、耐寒,耐盐碱。对土壤要求不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