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好看的短篇小说,欢迎投稿!

唉,你知道吗?韩涵去英国了。” 苏久彻咬着筷子撇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       “你跟他还有联系啊。” &...
  她按下了床头的黑色闹钟,屋里的摆设还是他在时的那个样子,冷色调的油,地板的绒布有些脱胶了,她顺手绾了个日氏发髻,晃荡着深灰...
深林人不知,暮色微凉,月冷寒光,正是天地寂静时。秋去雪欲迟,云间轻雾,风低细语,人间红尘与谁共。青年独立于山头小坡,凝望着脚下...
丁酉之春,余常以登山寻兰为乐。 一日,至山腰,忽遇骤雨;倏然间如落水之鸡,暗自嘲。寻树避雨,水积于叶,如大牛泪,滴于身,寒甚。未...